笔下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生如夏花(散文)_散文网

来源:笔下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日炎炎,一场暴风骤过后,绿树葱茏,门前的月季花娇艳欲滴。我端着奶奶做的素鸡汤,踩着雨水,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家里走去。

走了几步,我回头一望,奶奶还拄着拐杖站在月季花前,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我,满头的白发随风飘舞着。

这个画面,定格在了我的里。

奶奶是我先生的祖母,我的时候,她已经快八十岁了,却腰板挺直,精神焕发,体态微胖,慈眉善目,花白的头发在脑后挽了个发髻。上身穿件中式大襟黑袄,下穿黑色免裆裤,一双被裹过的小脚,在宽阔的裤脚下,若隐若现,走起路来像在水中行驶的两只小船,晃晃悠悠地左右摇摆。

至今还记得,我与奶奶初次见面时,正是月季花盛开的季节。奶奶笑眯眯地注视着我,脸上皱纹舒展,犹如绽放的月季花。眼眸里有兴奋,也有喜悦。她对我这个长孙媳还是满意的。在以后的日子里也印证了这一点。奶奶有两个孙媳,两个孙女,可她却对我疼有加,经常把好吃、好喝的都留给我。

为此,婆婆对她有意见,说:“都是您的孙女、孙媳,您一碗水不端平,叫我如何与她们相处?”( 网:www.sanwen.net )

奶奶则靠在沙发上,微闭着双眼,慢悠悠地说:“喜欢谁,就对谁好。”

婆婆气得瞪着眼珠,无言以对,片刻后,才小声咕噜了一句:“你真是个不讲理的老太太。”

奶奶在家说一不二,是她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这与她的坎坷有着密切的关系。

奶奶的时候,曾和爷爷闯过关东,砍木材,种地,给地主家当长工,吃过不少的苦,也受盐城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强,戳进来了不少的累。奶奶曾生育过六个儿女,由于家境贫寒,条件恶劣,先后夭折了五个,只剩下公公这根独苗。公公与婆婆结婚不久,爷爷就去世了。从此,奶奶一直与独养儿子、儿媳一起生活。

为了让儿子、儿媳专心致志地,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奶奶辞去了的工作,承担起了全部的家务。浆洗缝补,买菜做饭,照看,样样都干,自然也掌管了家里的财政大权。因此,婆婆在单位年年先进,公公也做了单位的领导。直到孩子们都长大成人,成家立业了,婆婆也退休回到了家中,奶奶才退居到二线,交出了手中的财权。

作为一个家庭主妇,奶奶是非常称职的。

奶奶会做许多的菜肴,过年的酥油锅,藕合子,豆腐丸子,油炸里脊;平日里的酸粥,素鸡汤,酸菜饺子等。这些美味中,我对素鸡汤情有独钟。

记得,第一次喝素鸡汤时,刚把碗放到嘴边,一股纯豆的清香扑鼻而来,喝一口,香气顿时溢满齿间,又慢慢沁入心脾,有种微醉的感觉。我吸一口气,咂巴咂巴嘴,极其兴奋地对奶奶说:“奶奶,这种豆腐、豆芽汤真好喝!”

奶奶笑着说:“这种汤,不叫豆腐、豆芽汤,叫素鸡汤。”

素鸡汤?我长了二十几岁,别说喝过了,听也没听说过啊!

奶奶说家里穷,没有钱买肉、买鸡来炖汤喝,就用黄豆芽,豆腐炖汤喝,这种汤不仅味道鲜美,营养也很丰富。

经奶奶这么一说,素鸡汤更令我情有独钟了,它成了我的最爱。

可是,素鸡汤不光是我一个人的喜爱,也是大家公认的美味。所以,奶奶每次炖一锅素鸡汤,你盛一碗,他盛一碗,一会儿就见了锅底。我一结婚,又是另起炉灶单过,不在婆婆家搭伙吃饭,时常赶不上喝素鸡汤。为了让我也能喝长春看癫痫哪家医院好上一碗素鸡汤,奶奶每次都在关火之后,先盛进小锅里一碗,等我来了,就悄悄塞到我手里,让我端回去慢慢地喝。她则站在门口的月季花旁,目送着我回家。

每次回婆婆家,都见奶奶系着围裙,坐在方凳上,不是剁饺子馅,就是揉馒头,包包子,包饺子,择菜、洗菜。除此之外,还经常趁我们上班之际,来到我的小家,为我们淘米做饭、洗菜、照看孩子。在我家里,奶奶也做过几次素鸡汤,我喝过之后,告诉奶奶还是大锅里炖得好喝,小锅里炖得不香。奶奶说等再炖的时候,给我多留一些。

奶奶还是一个喜欢整洁干净的老人,经常站在水池边为自己洗衣服,晚上的洗漱也特别讲究。无论夏秋,无论天气多么寒冷,奶奶每天晚上洗脸、洗脚的时候,都要端上盆热水,坐在卫生间里,脱去外衣、内衣,用毛巾抹上香皂把上身擦洗一遍。然后,再换一盆清水擦净。当时,家里没有暖气,只有一个蜂窝煤取暖炉,炉子还放在客厅里。奶奶却不畏严寒,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她九十多岁时。

然而,最令我感慨的还是奶奶自强不息的精神。

奶奶八十过后,还坚持每天早晚两次拄拐去公园遛弯,即使在腿疼的情况下,也从不间断。九十岁过后,奶奶摔了一跤,因腿部受伤,走不了远路,她就每天扶着墙在家门口围着月季花走。大家都劝她休息,她说:“不锻炼就要躺下了,一旦躺下就永远也站不起来了。”

奶奶接近九十岁时,还思维敏捷,心胸豁达,是我们这一带有名的长寿老人。逢年过节,许多亲朋好友都要前来拜年祝福。奶奶从不把收到的礼物占为己有,而是分成五份,自己留下一份,余下的分给四个重孙儿。

奶奶一生与人和善,好善乐施,喜欢帮助别人。邻居、,谁有个病、有个灾的,她都要买上礼物去探望,或儿童癫痫病的早期特征者做点好吃的送去。为此,奶奶结交了不少朋友,有几个中年还认奶奶为干妈。每天,只要奶奶一走进公园、或坐在家门口月季花旁,来往的人们都会停下脚步向她打招呼,问候声此起彼伏。

奶奶在山东老家有个弟弟,经常来西安看望奶奶。我坐月子的时候,恰逢舅爷来西安,奶奶让舅爷帮婆婆给我做饭。舅爷原是厨师,烹饪水平是一流的,做出的菜肴色香味俱全,素鸡汤也是鲜香无比,味道纯正,和奶奶做得不相上下。

奶奶九十岁那年的,年过八旬的舅爷又来西安探望。舅爷脸色苍白,行动迟缓,看似非常虚弱。奶奶却神采飞扬,满脸的兴奋,她兴致勃勃地将舅爷领到我家里。而后,打开电视,让舅爷躺到床上,她坐在床边,拉着舅爷的手,老姐弟俩互诉着衷肠。

我却站在外屋,满脸的不高兴。舅爷不脱外衣就躺进了被窝,晚上让我们还怎么睡觉?不行,我得撵他们走。

我端了一个方凳,悄悄地来到大门外,站在方凳上,伸出胳膊,拉下了电闸。然后,进屋告诉他们停电了。果不其然,奶奶让舅爷从床上坐起,把鞋子穿好,他们相互搀扶着,颤颤巍巍地走下楼梯,又一起回婆婆家去了。

入夏后,听婆婆说舅爷去世了,我大吃一惊。通过询问婆婆才知,舅爷来的时候已身患绝症,已经到了晚期。在的最后时刻,他是拖着病体来向他姐姐诀别的,而奶奶并不知道。为此,我一直心绪难平,愧疚了好一阵子,好几次站在门口的月季花旁,不敢走进屋去面对奶奶。同时,也为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地拉下电闸而暗自庆幸。谁知,几年后,当我和奶奶提起舅爷的时候,奶奶冷不丁说了句:“那次停电,还不是你拉下的电闸。”

我顿时面红耳赤,羞愧难当,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原来,奶奶早已知道是我故意拉下的电癫痫病如何治疗吃什么药?闸。可她却没有揭穿我,更没有责怪我一句,而是照样给我留素鸡汤喝。如今,虽然事过多年,一经想起,我还是无法原谅自己。

奶奶九十八岁那年,不慎摔了一跤,从此,便卧床不起了,一直由七十多岁的婆婆伺候着。我却由于工作忙,只有周日过去探望,并没有端过屎尿。听婆婆说奶奶经常喊我的名字,可我当时并没有在意。

二零零五年入夏后,奶奶已经灯尽油枯,气若游丝,她时而清醒,时而昏迷,几乎不认识所有的人了。可是,那天我来到她的身旁,附在她的耳边轻声呼唤她、询问她我是谁时,她努力地睁开双眼说:“你是芳!”接着,又叹口气说,“可惜,我再也给你做不了素鸡汤了。”

听完奶奶的话,我一把搂住了她的脖子,泪水如潮水般涌了出来。我摇晃着奶奶的肩膀说:“不,不,我还要喝您做的素鸡汤,您起来,您快起来啊……”

那天,我流着眼泪,握着奶奶的双手,在奶奶的病床前坐了整整一天。

第二天,我刚上班不久,就接到了家里的电话,说奶奶不行了!

我慌里慌张,手都没有洗,脱下工作服,就急急忙忙跑回了婆婆家。一进家门,只见奶奶双眼紧闭,面色蜡黄,十分安详地躺在床上。奶奶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走完了她平凡而伟大的百年人生。那是二零零五年七月十八日。

出殡那天,艳阳高照,门口的月季花含苞怒放。奶奶的一生,何不像这美艳长新的月季花一样,远射幽香,光彩照人呢?

有人活着,如同死了一样;有人死了,却永远活在了人们的心里。

冬去春来,寒来暑往,已经走过了十一个春秋,奶奶的音容笑貌还历历在目。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ckcot.com  笔下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