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散文】参观福州大学游记——记我在江南水乡福州生活期间的回忆] 【散文】参观福州大学游记——记我在江南水乡福州生活期间…

来源:笔下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参观福州大学

——记我在水乡福州期间的之

我和干姑母钟琦惠(钟声的亲姑妈)一家人的

有一种十分有意思的“自然现象”,年代的久远并不代表着经历的朦胧。

也许,随着时光的不断流失,年龄不断的增长而衰老,我已经悄悄然迈进了“知天命”的年龄,在不经意之中便已经进入五十岁,眼前的事情弄得是“丢三忘四”了,反而越是久远的人生经历越是清晰可见了。

晃动于海深邃深闺之中的“江南水乡福州”,那一段二十五年前的江南水乡人生经历,成为心里挥之不去的故事。( 网:www.sanwen.net )

而历历在目的却是亲身在福州的日常生活片断,生活在水乡泽国的福州山山水水之间,自然而然会亲身经历一些“江南水乡”大山区里的“小故事”。

在这个烟云雾笼、瘴气浓重、群山环绕、襟江抱海、竹海深邃之中,那高低起伏、错落有致的一座座峰峦山脉,低矮的只有一二百米高度、高大而又雄浑的山峰,最高的地方耸立于云雾之中达一两千米之高。那茶园、果园遍布于山峰之上的翠绿,在白云雾笼之中尽显着江南水乡山峰峰峦之美。

也许,我本人亲身居住于“烟瘴之地域”里面,又是“少数民族聚集”的群山环绕地界里边,生活之中自然而然会有一些这样、那样、如烟如雾日常生活里边的 “小故事”。

虽然说这些“小故事”都是生活里边的平淡,然而自己的“初恋情感”深深地留在了那里。那是一段十分值得永远的,虽说彼此之间“”而又“真实”。

也许在这个东南沿海省会大都市,拥有着一千多万人口的“山海之地”。连江县地处福州市的西北郊区。这个依山傍海、拥江抱襟海、山海相间、群山环绕,在这个“九乡十八个山寨”里边,却留下与抒写出自己身居江南水乡福州的日常生活。在平凡生活的日子之中,其实留下了自己“脚步的印痕与纯真的感情”, 那是一段永远值得怀念的“特殊情感”。

也许,在平常生活之中的日子里边,在一群七八个小的簇拥陪伴下,我们这群小伙伴走遍了凤凰古城(温麻老城区),还有就是定海(古城)村、黄岐半岛那里的山山水水。

同时,我本人也在生活之中认识与拥有了高山族、畲族人(山哈子)和客家人(师傅一家是客家人)的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们,这帮干亲戚与们可是真正的“原住民”,他们、她们是实实在在、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

这里必须提及一下干弟弟点点(钟点),热闹、拉帮结派、爱溜达、痴迷于海滩和黄岐半岛遛弯和溜达,经常与同学及朋友们弄辆旧吉普车(林玉玉家的车)往黄岐半岛溜达。我也就自然而然成为了这帮朋友们的“跟班随从”了。

同时,由于这里依山傍海、拥江抱海、山海相间,所以,有的时候我也成为了这帮同龄人的“领队人”。所以,有的时候经常隔三差五地与这一帮朋友们进山、登岛、踏海岸、遛黄歧、游古城、寻古问津、走古镇、游茶山、逛山寨,一路上游览着这里的山山水水。

而我也是平常在家里边经干弟弟点点、老妹子钟声和干哥哥们(钟声的亲表哥们)与干姐姐们(钟声亲表姐表妹们)介绍认识的这帮朋友。

同时,我在师兄师弟们的介绍之下,还认识与拥有一帮同年龄的好朋友、好哥们儿、好姐儿们的生活中的小故事。(主要是钟声、钟点、钟镇涛、钟镇辉与钟钰的朋友和同学们)

虽然说这些“小故事”都是发生在“日常生活”之中,但是这毕竟是本人在江南水乡福州泽国里边的“亲身经历”,不过本人自己也把的“感情”,扔进了这个依山傍海、群山环绕、拥江竹海的九乡十八寨(江南乡桃花巷)里边了。

这正是:“我欲思忆江南,深山古庙翠竹,悠哉兮游哉,僧舍啼鸣,何似在人间。青石古巷,古树香樟,桂花巷幽深。榕树新芽,嘻笑欢时旧梦,喜逢多少江南。”

“我忆江南桃花,竹海深巷幽静,伊人旧梦兮,几曾欢笑时,桃花伞下人。小巷幽雅,细雨濛胧,送伞敖江上,雨雾梦遥,嘻笑怒骂几时,陈年旧梦青事!”。

这些自己本人写的词汇,并不能说明江南水乡福州市的山之美、水之美、海之美、人更畲族“异域风情”韵味。

在这个江南水乡的柔情与雾泽,福州市山区竹林深深的美丽与幽静之中,以及群山环绕的“江南乡已古村桃花雨巷”,那山峰高低错落的俊伟和雄浑,奇险的悬崖绝壁陡峭之中与怪石嶙峋的美景之中,尽情地游玩于山峰、竹林、江水、汪洋东海之岸。

这里的“山水之美”与“九千里地”之外的形成对比,是一种完完全全相反的“黑白对比”,恰似从“平面的感觉”走进“立体的感觉”一样,这就是最好的山水与草原的“鲜明对比”。

在峡谷中心古老的明朝城镇之中,徒步走进陌生的少数民族山寨之中。犹如从平静的江水江面上,走进心跳的异域“国家”地域一样。

也许,福州畲族人(山哈子)日常生活里的平淡与和谐,还有那“闽都金凤”的古老神秘传说,更能让本人陶醉在“闽都金凤”凤凰古城千年历史(连江县1780年历史)的古迹之中,尤其是老妹子钟声公婆家的小沧乡七里畲族村,更是少数民族山寨聚集的“异域风光”。

在连江温麻老城的北郊外,距离县中心的凤城镇与敖江镇七里地外就是“七里村”,这里全部都是明朝洪武年间的旧山寨。在这里仿佛平静之中走进了明朝、清朝、民国的城市、乡村与古民俗里边一样,犹如穿越了时空与朝代的光阴一样。

当我走进那些深山之中的古寺庙、道观、庵堂、天妃宫、妈祖庙宇、古桥、古城、古楼、古榕树、古亭、古碑、茅庐、、古大厝、古老的摩崖石刻以及古老的古栈道与“古墓乡村”的古墓,在这些古代的古迹之中更能到从晋朝、隋朝、唐朝、宋朝、元朝、明朝、清朝、乃至近代民国时期的古迹,仿佛我走进了历史朝代之中一样,深深地体会到、闻到、看到那浓郁的闽东千年“历史”印象。

也许,正是那太多古老年代小巷子与古村古镇、古老的山寨和城堡,夹带着黄歧半岛台湾海峡的海风,送给我在生活之中的“历史感”与“真实感”,这是来至于亲身走进历史的体验与品位 。

每当我与干弟弟点点、钟镇涛、钟镇辉、钟钰、钟声以及大鸭梨登上奇达小渔村的白云山旗冠顶,遥看山海一色、远近大小不一、高低错落的岛屿和荒岛。

遥看隔海相望之中的景物,远远的蓝天白云,与远处海水上大小不一的岛屿、礁石、泊船,更有了一种自然而然的“历史”忧思感,那是一种对著名作家余光中所写的“乡愁”,拥有了更深一层的体会与思考,这是来源于亲身体验得来所见到的历史,也是对近代当地特殊历史碎片的沉广州哪家治癫痫病思。

每一天,当我平静地走在那些狭窄幽深、幽深而又古老的小小“江南雨巷”之中,来来回回、悠悠然然、平平淡淡,就好像走在九千里地外黑土地家乡的小胡同里边一样。

也许,不知道每一天要走上个十几趟,几十趟的来来回回、匆匆忙忙、悠悠然然、平平静静、悠哉游哉。

这与自己在家乡洮南府一样平平静静,平淡地穿梭于各各大街小巷之中一样。只不过有一些大不相同的是这里“拥江抱海”“群山环绕”与“少数民族”聚集。

虽然说当地人也与我一样说“普通话”,只不过当地人说的普通话有些“大舌头”。不过对于我这个“关外人”来说,有一些不同的是当地人是“双”,即说普通话的同时也说“畲族语言”。不过当地人普遍说“畲族语言”,也就是所谓的“福州方言”也就是“闽东话”。

让我这个东北人十分难堪的是,根本听不懂类似“浙江温州方言”的福州畲族语言,由于当地人以少数民族为主汉族人只占约百分之二三十左右。

在这个“襟江抱海”的福州地区里,江河湖海纵横于福州地域各个县城与古镇。就拿福州市区中心地带也是江河湖泊纵横、各种桥梁横跨东西南北四面八方。

在这个山脉、峰峦、峡谷、江河、湖泊、东海之海洋(台湾海峡)纵横的福州群山地域里,在这个群山环绕、襟江抱海、江河纵横的连江古城里边,陈氏、林氏、雷氏、钟氏四大姓氏宗族(族群),占据当地人的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口数量,当地素有“八闽山,海连江。陈林氏,半天下。钟雷姓,妈祖庙。”的说法。

当年,因为四大宗族“姓氏问题”出于好奇,我本人就在这个少数民族聚集的地域里,闹出过一些可笑而又天真的“小笑话”。

当年,平常的日子里边我上街购物,有的时候跟着干弟弟钟点、大鸭梨、老妹子钟声出去“逛街”,还是与干干妈一块去 “海鲜农贸”市场买菜购物的时候。

我便会与卖菜的、卖海鲜的、卖水果的、卖服装的以及商店卖东西的当地人聊上几句,在聊天时还特意问一下对方姓什么,不过也弄出来不少哭笑不得的“小笑话”。

当时,有的人不太高兴、有的人笑嘻嘻、有的人傻乎乎、有的人十分生气,什么模样的形态都有。

不过,我却十分惊奇地发现当地人,主要都是高山族群的“九大原住民”系统,也就是少数民族之中的畲族人、高山族、客家人,也就是人们常常说的“南蛮子”。

这里主要是畲族人、高山族、客家人三大宗族人群,据说占据福州地域山区里边所有人口百分之七十左右,而真正的“汉族人”其它姓氏其实只是占少数人口而已。这也就是说明了以畲族人、高山族、客家人三大“原住民”族群宗族为主体,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少数民族“原住民”聚集之地域。

在当地素有“福建山,福建海,闽江千里,万座山。山连山,峰连峰,十亩地、六亩山,三亩水,一分田。”的顺口溜。

这也是当地人常说的一种打油诗,当地人还有一句顺口溜被称为“八山一水一分田”之说法。从这些当地人常说的顺口溜之中,足以见证福建省八闽大地是土地奇缺,只有山峦纵横、江河缠绕、拥江抱海的另外一种“地理环境”。

我本人曾经天真地与当地“畲族”小孩儿学过几句顺口溜称为:“八闽山,八闽江,山哈子,走山峰,数一数,十二多,峰连寨,寨连江,江拥海,海连江,竹海深深,畲族楼!”

这里必须解释一下畲族小孩唱的“数一数,十二多”,因为整个福建省拥有超过十二万座的大小不一的“山峰”,而“峰连寨,寨连江”也就是说在山岭上是一座座“畲族山寨”,而山岭悬崖峭壁下边却是“江海相拥,湖泊众多”。

只是“田地”少的可怜,日常生活之中人们吃的“米面粮油”,必须从外省购买进货。虽然说当地山坡上的“梯田”,一年分春、秋两季稻田生产与收购。据当地人说它们生产的粮食只是占据市场销售的一少部分,多数还是从江西、浙江引进与收购的二季水稻或头季水稻。

在福州地域的群山之中主要种植各种茶叶、水果、海产品、南方蔬菜、竹制品,而水稻田占据的洼地与山坡和峡谷并不多。这里是群山翠绿以竹制品、茶叶、水果居多,这里拥江抱海海产品达七八百种之多,尤其是长龙镇紧连的罗源湾据说海产品近千种,据说还有人工养殖的深海海产品种类。

对于我这个东北人来说,这里有一种奇怪的生活现象,因为福州地域里边沒有土豆,即没有种植土豆也没有卖土豆的,只有一些山区里生产的叫不上名字的蔬菜,什么春竹笋、莲藕、莲蓬、紫薯、芋头、水韭菜、山韭菜、山竹片、水仙菜、水芹菜、野蒿、芡实、茭白一类奇奇怪怪的名字蔬菜。

不过,在凤城镇文笔路东街的“海鲜农贸市场”,我还是买到了白菜、卷心菜,青椒与胡罗卜一类东北常见蔬菜。不过在老敖江镇桥南菁英南街东侧,菁英“农贸市场”有不少新鲜的各种蘑菇,这也是我最爱去的地方。

不过,这里的农贸市场海产品占据主要地位,各种新鲜的各种缢蛏、蛤蜊、花蛤、紫菜、青片(海带)等等不胜其多,一个床位紧贴一个床位,一家家卖海鲜产品的太多了、根本数不清楚,从农贸市场的东门口进入一直到达二楼,什么滩涂的、浅海的、深海的海鲜产品不胜其多。

福州地域的群山之中,土地主要是以峡谷与山坡为多,而这些地方主要用于建筑古城、古镇、古村庄和古山寨了,所以说几乎全部都是以“梯田”为主,但是总体规模来说并不是太多。

从山峰顶端往下观察只有村庄、山寨边缘洼地与峡谷之中,可以清晰地看见一方方“豆腐块”大小的水稻田地。不过还一种十分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每当我坐在山峰顶上往下观看时,蛇一样的各种山间公路的“盘跎道”,曲曲折折、弯弯曲曲、崎岖弯沿盘旋于群山之中,根本分不清楚哪里是“东西南北”,反正是没有一条直线的公路与土路。

而温麻老县城“其实只是几个乡村(寨)山镇,拼凑组合而成的“老县城”城区。在这里东一村、西一寨、南一乡、北一镇的,因为是山区里边群山环绕、高低凹凸,东岗子、西岭子、南坡子、北洼子的特殊构造地貌,所以一个个千年、百年历史的古村、古镇、古山寨,全部的“古厝”建筑于一座座山坡之上,或者是建筑于山谷里边的江畔荒滩、江岸边缘地带。

因为没有太多的峡谷与洼地,所以不能像我的家乡东北那样,一马平川的千里、百里大草原沃野。所以说江南美、美江南,美丽的是山山水水,美丽的是群山环绕的油菜花海与竹林子。

当年我曾经在平常生活之中,登山攀岩站在一座座山峰顶部,眺望山峰峡谷下边的城市、古镇、乡村、山寨,看着山坡上碧绿的一片片竹林茶海,以及古城、古镇、古山寨下边的一方方水稻田与油菜花海,足以见证山区里边土地的“奇缺”和“粮食”的种植奇少。

驻马店哪家医院治癫痫,这家医院靠谱当我走进幽深的明朝时期里小小石头筑成的“江南雨巷”,还有那江南人特有巷子深深的古榕树桃花树,更能体现出来“江南美,美江南,江南秀美,天下奇!”

还有就是福州山区地域山哈子 (畲族人)高山原住民,它们特殊的服装、特殊的生活方式、特殊的民俗民風、特殊的饮食风味、特殊的语言民情、以及特殊的海洋异域“风土民情”。

也许,每当我漫步于七公里长(桥头标记六千八百米)的“敖江大桥”上时,眼睛转换间回眸着周围那高低起伏、群山环绕、江水悠悠,这宽阔缓慢的敖江江水向西南流经马尾区,缓缓慢慢、平平稳稳地汇入涛涛汪洋东海。

每一天的清晨,我悠悠然平静地走出干妈家(钟声)的院落,当小小院落宁静幽深与院门外桃花古巷的古朴。这幽幽深深、静寂之中崎岖弯沿的小小雨巷,更能体现出秀丽淡雅的“江南雨巷”厚重的历史。

当我平平淡淡走在这古老江南雨巷中,看着那明朝万历年间的“桃花古巷” 。还有那石板街巷两边古老木制的房屋,走在静寂的古老遗迹之中,那古老明朝时代浓郁的古老,与厚重薄今景象更显时代的穿越与苍桑感。

每天,清晨的阳光洒在我和雨巷的身上,那一份淡薄云烟的江南水墨形态,在宁静之中更迭加出古老与的交融。

当我顺着曲线瘦瘦的弯沿,漫无边际的走在青石板的巷道之中,可以看到和感觉到历史年轮古老与陈旧的久远。

明朝万历年间斗门山山麓上的“含光塔”,还有窗户外南方遥遥望去的云彩缠绕的覆釜山与狮山、文笔山、玉华山,更有那清晨隐约可以听见的明宋时期狮虎山上的金福寺、宋朝三清宫、云居寺瑞光塔、普光塔、白云古阁、玉楼寺、斗门寺含光塔、上清观、玉真庵、云居寺众多寺院、道观的钟声与古筝声碎。

每天,当我站在敖江流经江南乡江南古桥之上,看着沿江风光迤逦,绿水环绕、以及东西两岸不远处的群山环绕和一片片翠竹绿岗子。

那是一种心灵上的返璞归真、一种心灵深邃的泉水清澈,闻到的是翠竹的清新、山之秀、竹之幽、巷之静、水之绿、鸟儿的啼鸣、静悄悄地走在明朝遗留下的古老与清静之中,体会着凤城之美、敖江之美。

还有那“敖江百里群山秀,五桥横跨江水天。江南水乡舟船渡,放排岸上吟。北渡九曲溪东岸,虎头山里畲湖畔。南下马尾长乐县,白云山上五虎峰。”。

是啊!多么美丽的山山水水,还有那伊人持伞同行的回忆。

也许,的,只有在虚无缥缈之中时隐时现,或许山、水、人、伞、梦,构思成了人生之中一段最最“真实的往事回忆”。

遥遥地可以听见、看见古闽粤人的远古印痕,以及现代人浪漫的脚步。

这就是“深山远、晨钟鸣、炊烟冷。小径石巷,三春梅雨端午阳,江滩龙舟鼓鸣,雾笼江天秀色,江南细雨柔,小住青山,晨风鸟鸣,谈笑中,游走海连江天。故旧梦中,情依闽都风,狮山虎岭,人生一梦,樽酒化作江南雨”。

这就是江南水乡人的平淡与离奇,也许对于我这个从四千五百公里来的东北人来说,永远像那狮山虎岭上的云雾一样,永远也解不开那海洋、妈祖文化与闽粤文化的神秘与神奇。

海洋温热的海洋之风,逐渐体现出来高温、高湿、高热的高山畲族山哈子的“异域”风情。

海洋热辣辣的海风,吹来淡淡的咸味和身后那竹子的清香,这海洋的海风徐徐吹进这拥有一千八百年历史的山区,驻足于千年古老凤凰古城的空气之中,这聚集云雾成海却又薄若蝉莎的湿润的气温逐渐在群山环绕之中升华起来。

虽然说当年干大姑母真名叫“钟琦惠”,她是我干爸钟琦麟的亲姐姐。当时干大姑母与丈夫陳青(钟声亲姑夫)二人,就居住在老县城县医院(凤城镇天王步行后街轱衣巷)的后一节街,也就是凤城镇天王步行后街的“轱衣巷”子里边。

当年,“太阳楼”位于老连江(温麻)县凤城镇中心地带,是老县城中央三股叉路口西街金凤东路的北侧,与东边东街干爸钟琦麟的啤酒厂(老酒厂)遥遥相望。

这里是大姑母钟琦惠(党办人员)的工作单位(老县委) ,当时太阳楼是民国时期遗留下来的欧洲典型哥德式建筑,是一座拥有五层欧洲典型浮雕结构与十二根石柱的古建筑,太阳楼两侧边缘是一级级的石头台阶,呈现出半圆型结构延伸到二楼。

干大姑母钟琦惠家轱衣巷里边,这一趟街道两边全部都是古色古香的木板楼房(两层建筑),在两层古老楼房的映衬下道路两边便是两排七百年历史的古榕树(明朝万历年间种植的),道路两边的古榕树巨大的树冠互相搭配,形成了天然的“林荫街道”独有的特色风光与绿色通道风景。

这些明朝万历年间的古老楼房与百年古榕树,以其十分独特的风景耸立于群山环绕的县城東北方向。

此时与敖江镇菁英街东路与中山路上的明朝双榜状元(音乐大师)陈递府邸 “陈家大厝”遥相呼应。同时与邻的“游家大厝”游涟宰相府邸相辅相成,形成了闽东特殊的“古厝” 群落风格。

同时,敖江镇菁英街、中山路上的“闽东古厝”群落,与西南方向王步街和天王街的明朝万历年间的“魁龙坊”古街群落,形成了老县城(凤城镇)中心地带“少数民族”地域特殊的风景。而这些全部都是明朝时期两层木头结构古老的建筑,同时也是老县城敖江镇敖江西路南侧“轱衣巷子”著名的古建筑。

而这古老的轱衣巷子正是凤城镇与敖江镇的分界线,从轱衣巷子顺着马路往南走便是上林街,也就是进敖江镇南边奔“江南乡” 敖江大桥方向了。

这一群群、一街街、古老的明清时代古老木制建筑,布满了上林街、王步街、天王街与中山路,与老县城西南方向的敖江古镇石头古老建筑群落,可以说是遥相呼应、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这种形成闽東(福州市)地区独特的“畲族古厝群落风格”与明清时期古县城“独特”的八闽风采,山海相拥的韵味闽東当地少数民族异域风格。

这古色古香的明朝时期古老的巷道里边,每一户人家都是临街一排两层式的木头小楼,在小楼的后边却是两侧厢房与最北边两层式的木头小楼正房,也就是人们常常说的江南水乡两重院落带天井那一种。

由于,大姑母(钟琦惠是钟声的亲姐姐)在老县委(连江县)工作,丈夫陳青是连江老县城(凤城镇金凤路)县医院内科的普通医生。

但是,十分遗憾的是三个女儿都不在身边,只有大姑母钟琦惠与丈夫陳青二人,还是一直居住在老县城凤城镇中心地带,夫妻二人与敖江镇桥南岸江南乡已古村的她大哥钟琦麟来往密切。

当时,大姑妈(钟琦惠)的三女儿钟瑛干表姐一家人,就居住在福州大学(原福州鼓楼区五四路北街东侧)校区内的教师家属楼里边,当时大姑妈钟琦惠的三女儿钟瑛刚刚工作三年多,与自己的丈夫郑州治癫痫好医院,经验分享工作在同一个单位。

对于大姑妈(钟琦惠)家的三表姐阿瑛(钟声亲姐姐),我只在校区内教师家属楼见过一次。

虽说我本人也曾经坐车进入福州市区几次会朋友、冲洗胶卷,后来也曾与大鸭梨、干表弟点点、老妹子钟声、老友阿瑛(谢兰瑛)、老友阿菁(叶玉菁)、老友阿龍(林绍龍)、侨羽、阿琦(萧南)、阿龙(林永龍)、阿昌(林文昌)、小胜子(林永钰)、阿军(陈玉军)、阿萍(林玉萍)都是老妹子钟声的同学和朋友们几次进入福州市中心鼓楼、仓山、马尾和长乐。

不过也只有这一次,干二叔钟琦鸣开着茶厂吉普车,携带我与大鸭梨、干表弟点点、老妹子钟声四个人,去福州马尾区船运公司找他大儿子钟镇龙,当时钟镇龙随船运公司远洋船队出国了,后来我们坐着干二叔钟琦鸣吉普车到三坊七巷、乌山风景区、鼓山风景区、屿山与中心岛、于山和青芝山风景区溜达了一天。

这唯一的一次只是在大姑妈钟琦惠、干爸钟琦麟的带领下,坐着干二叔钟琦鸣的吉普车到福州大学校内她家串门。当年,阿瑛三表姐正好在教师家属楼自己家中,因为那天是周末(周日)正好夫妻二人在家休假。

当时干弟弟钟点与大鸭梨的陪同下,在她家吃过一顿中午饭,至于彼此之间了解的不是太多。

这才见过一面互相交流了一些日常生活上的“家常”,这也是在她家里聊天时了解到三表姐阿瑛家(钟声亲姐姐)的日常生活上的一些家常,同时我也介绍了自己家乡的一些人情故事与家里情况。

当时,我听大姑妈钟琦惠亲口讲述,钟瑛三表姐的工作还是谢兰英的爷爷谢秉東老人引见安排的呢。因为,三表姐钟瑛就是福大(福州大学)毕业的,后来在福州大学退休的谢秉東(义)老人的见意引导下,三表姐阿瑛这才与男友邝广明留校任教的。这里也得多说一句,三表姐阿瑛的丈夫邝广明不是福州人,我与他交谈之中才知道,他是甘肃兰州人是考入福州大学后结识三表姐钟瑛,这才在谢秉東(义)老人的见意下留校任职了。

当时,在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有一种普遍的现象,那就是无论政府领导还是工作人员,无论是国有地方企业领导还是普通,也不是开着轿车或者骑着电动车的。

当时,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经济”时代里,人们无论是普通老百姓、还是领导干部也都是骑着各种“自行车”上下班的。而在一个普通的县城里边,拥有自己轿车与吉普车也是极度稀少,只有一些大型单位才会有这个财力和实力的。

这在上个世纪“改革开放”初期,明显着十分普遍的“时代印象”。这在“改革开放”初期太普通不过了,同时也无形之中体现出来“计划经济时代”与“自行车”大军,引领着一个“世纪”不同时代的特殊性质。

同时也从一个侧面反应出来经济的贫瘠,与人们日常生活上物资的短缺和财力的贫困了。

当年,我一天到晚除了跟师傅与师兄弟们练习武术之外,就是跟随着干表弟点点以及老妹子钟声的同学和朋友们东鳞西爪的游逛,而我最爱去的地方便是桃花古巷中心地带的“敖江文化中心”。

因为,这个地方是恩师林子详老人经常去的,也是阿瑛的爷爷谢秉東老教授开的“会馆”,这里也是一些当地老文化人们经常去的地方。

另外,这个明朝遗留下天井式的四合院式院落,离着老干妈家居住的 (钟声家)小胡同,在距离上只拐一道弯而且十分近。

当年,老友阿瑛(我的师妹谢兰瑛)是老妹子钟声的同学兼闺密,同时又是光屁股一块长大的“发小”,她与钟声、阿琦(萧南)、阿葉(叶玉菁)、阿龙(林永龍)阿昌(林文昌)、小胜子(林永钰)阿军(陈玉军)阿萍(林玉萍)几个人光屁股长大的。

当年的谢兰英(大家都叫她阿英),二十八岁,一米七十多、高高瘦痩的,瓜子脸、浓眉、大眼睛,爱说爱笑、爱打扮。而“敖江文化中心”却是她爷爷“谢秉東”老教授开的一家私人交流的会所。这里除了一些已经退休的老教授、老师们便是一些前来补习的福专的大学生和当地学生。

在江南水乡水泽遍地土地奇缺的山区里边,附近有一些专业的文理科学院,而有一些爱好学习的学生们喜欢找当地知名的老教授补课。

而江南乡桃花巷里的“敖江文化中心”,这个站点其实是她爷爷在自己家老院落的房屋改造而成集交流、休闲、授课为一体的“休闲”之处。

这里必须要介绍一下“谢秉東”老人,也就是本人的“”上的启蒙恩师,虽然说在不认识谢秉東老人,本人也曾写作一类,但是那只是一种“低廉简单”而已。

谢秉東老人时期叫“谢秉义”,建国之后名字改成了谢秉東,一直延用到我认识老人那个时候。

因为,老人年青的时候是福州大学中文系教古文的老师,当时我亲身听老人讲述退休之后因城市改建扩建新城区,这个大院里另外两家人搬迁到“新城区”(凤城镇北郊区)去了。

所以,老人便个人出资买下另外两家的六间旧木制古厝房屋,这样一来好像北京二重四合院一样的明朝古厝便到了老人手中,这一个拥有影壁墙、东西厢房、南北正房带天井的古木厝重新装修了一翻。当时,老人是这么讲的:“儿子、女儿一大帮人,除了老六阿琳(谢琳)在南京外,其他的儿女多数居住在福州市区,周末放假儿女回来时房间便不够用了,于是便把自己和老伴的积蓄拿了出来买下了这些老宅子,另外自己在福州上班时有不少老哥们儿、老姐们,坐车来到他这里也不方便~”!

在县医院和长途汽车站最西边的郊区边缘,当时那里一片三四里地的“洼地”。而在这里却是车来车往、人流如棱一片繁忙景象,原来这里正在建设一群群新的高楼大厦,这是“新城区”里边的一片繁忙景象。

当年,我经常会去小熟食酱肉店找与钟声的同学阿琦(真名叫萧南,梅洋村人)、阿葉(真名叶玉菁,阿龙(林永龍) 老大阿昌(真实名字林文昌 小胜子(真实名字林永钰,阿军(陈玉军)、阿萍(师妹林玉萍)、阿瑛(师妹谢兰瑛)、大师姐阿青(叶玉菁)和二师姐阿颖(钟凤颖)等几个人。几个人经常去狮虎山和斗门山溜达,

也许,他叔公爷在这古老的桃花巷里边开了这家小熟食酱肉店,正好居桃花巷中心的位置所以生意还不错,离着斗门山上的含光塔(当地人也叫镇海塔)也不到一里地左右。“江南乡”地处凤城老城区的東北角地域也就是敖江的南岸,因为北边敖江的江水绕过一段盘跎道,形成了一个牛角尖的一道江弯子,绕过了敖峰公路大桥与长龙镇的长门村(翻过山岗子便是长门炮台),与之相连的公路两边翠竹遍地。遥遥望去只见顺着山坡与山岗地势时高时低,排列纵深的地方幽静深寂,偶尔有翠鸟的啼鸣尽抒江南少数民族山寨之美景。

当时,连江老县城是由老凤城镇、敖江镇、江南乡三个峡谷小镇子,组成了十分独特的“老县城”老城区,这也是江南水乡十分普通的特殊甘肃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地理环境。

因为,大山区里边水系纵横交错,江、河、湖、海错综复杂交织的情况,在长江以南的八闽红色老区里边十分普遍。

当时,我们几个人因为是早上八点多钟到阿瑛表姐(钟瑛)家里,而她家住在校区内部的“家属楼”,所以在阿瑛表姐家里边聊了一会天,于是在阿瑛表姐与其丈夫邝广明的盛情之下,带领众人到校区里边走一走、溜达溜达、看一看福大的“湖光山色”与“历史古建筑”。

也许,回忆起来上个世纪改革开放初期里的江南水乡小故事,时代我在江南水乡福州市亲身经历,还是比较有“风趣”值得怀念和回忆的。

在上个世纪改革开放初期那个以“计划经济”为主体的“纯真年代”里边,我个人在这个省会福州市这个群山环绕、江海相拥抱的异域地区,自己亲身经历过一段光阴的“江南水乡”真实的生活时期。

也许,自己亲身生活在江南福州市的水乡山水之间,日常普普通通的生活之中,也就深深地体会到闽东人与东北人不一样。由于福州人与东北人在生活上的巨大差异,与之的便是日常生活上完全大不相同,所以在日常生活之中发生了一些“有趣的小故事”。

后来,我单独先后走访了福大、医大、工大和法大,会见了几个大学校园里的通信多年的朋友,因为以前没有见过面一直以“通信”往来。

这一次特地在老城区里先打电话联系完后,并共同约定大家先后约会好见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会晤,我们九个人并在福州大学后边台江区的滨江南路边缘的小海鲜排挡店(小吃部),我亲手将大师兄颜晔、南开大学的师兄孙锐在我临行离开清华园时写的三封信件,在校园里写的三封信件交付给了他们(她们),这其中包括了政和县的汪明荃、闽侯县的林贤清、陈阿菁三人。同时也是这几次交流与走访,顺道也在市区里边冲洗了几卷胶卷,由于当年这一些日本产的富士胶卷,在专业冲洗照相馆里当天是取不出来的,必须五天后才能去取相片和胶卷,后来我与干弟弟钟点又去了两趟,同时也在三坊七巷溜达游览了一翻。

由其是对于自己在长江以南闽江流域福州市(東北郊区)的生活,尤其是对于那里的古城和古镇里边的山山水水,自己亲身走遍了那里高山族支脉(山哈子)畲族人的山山水水和一些少数民族山寨。

由于本人日常平常就生活在少数民族村寨之中,亲身体验到了这九乡十八寨的异域(少数民族地域)风土民俗。

也许,我自己孤身在江南水乡的红土地上生活过一段时光,亲身经历了那里少数民族聚集地域的异域的风土民俗和感情故事。

这一晃快三十年了,那一些我本人在江南水乡山区生活的事情经历历历在目,犹如发生在昨天的故事里边一样精彩和传奇,这生活的影像在脑海里边挥之不去抹也抹不掉。

也许,那是自己一生之中唯一的一次,在“计划经济时代”里边江南水乡“真实的生活”经历。

也许,那是一个真真正正朴素无华的“纯真年代”,在江南水乡大山区里的人和江南水乡日常生活上的小故事。

这可真是“古树桃花丛林里,青山茶香竹海深。悠悠碧绿峰叠嶂,青峰岭下隐古城”。

我们的旧吉普车顺着县级油漆公路一路飞驰,大片的翠绿隐匿着丛林竹海。深邃翠绿的空间呈献出蓝天、白云、江水、绿竹,翠柏,清新、淡雅而又十分幽静。

此时,旧吉普车在县级公路上狂奔,顺着崎岖弯沿的“盘跎道”一路爬坡,公路上,一路爬坡,先后在公路上穿越了两座山脉隧道,恰似有如穿越了历史时空一样。

当时,吉普车行使在半山半海岸的县级公路上时,远处淡淡雾气、偶尔海鸟的啼鸣、打破了依山临海海岸风景的静寂。

咸咸的海风,一展海洋的抒怀,揉尽海风万般暗然销魂的气温,拂袖着远处公路下边海浪那时有时无的清音,浪过情浓于海天一色的风景,自然而然融入于异乡的山海相拥之美。黄歧半岛奇达村最美的风光,莫过于山海大观一色。

这正是:

“一城山水,半城雾,雨巷深深,桃花依然,桃花小巷伊人旧,轻风不语,淡云妆。石径幽幽、静静离人。狮山篱人影,虎岭鸟鸣翠竹青。”!

《虞美人*忆江南伊人旧》

秋风淡淡、炊烟渺渺。烟雨江南,柔情似水,几许忧。一丝丝绒万古愁?凭栏远望、烟波江天一色,心绪何求?那山色、那水泽、那小花伞、伊人梦远,江南离愁,几许忧?愁状成何绪。痴情客、山水似挽舟。

不思量、天地远。多少梦,故重游。山道弯弯深几许,一份相思,几念离忧?一段尘缘缘似梦,一帘幽梦。情依依、山水重、人依旧,几从容、千里山,万江流。一点烟波离人影,人清瘦、旧难忘,何时了,雨巷桃花深几许。丁香花色容颜旧,梦忆离愁,多少江南雨?

《采桑子•放排敖江游江南乡》

狮峰虎岭敖江美,碧波悠悠,绿洲长堤,凄凄青青竹。

微风拂面雾笼莎,排渡江天,涟漪微微,离岸蓑翁垂钓时。

《念奴娇•小住江南雨巷》

闽江涛涌,黄歧春,青芝翠柏心经。二十光阴,忆江南,桃花伞下人旧。青石雨巷,古木香樟,桂花巷里幽。榕树新芽,嘻笑欢时旧梦。

遥想年少青春,江南细雨柔,晓住青山,晨风鸟鸣,谈笑间,游走山海云都。梦忆,情依闽都风,狮山虎岭,一梦清幽,樽酒化江南雨。

一段往事、一种情感。一段“江南水乡福州”的生活,抒写着一段江南水乡的情怀与回忆!

干爸钟琦麟家族的主要成员:

干爸钟琦麟,(老县委啤酒厂厂长、党委书记)。

儿女有:

老大钟声, (小名惠仔妹、阿惠)

老二钟点(小名点点、小胜子)

干二叔钟琦鸣家里的主要成员:

老大钟镇龍(小名阿龍、龙龙、大鸭梨的亲大哥,福州马尾远洋海运公司的海员大副,常年不在家,十分遗憾,当年我并没有见过阿龙!)

老二钟镇涛(小名二涛子、阿涛)

老三钟镇辉。(小名阿辉、大辉子)

小老疙瘩钟玉(绰号大鸭梨、小名阿玉)

大姑母家主要成员:

大姑母钟琦惠(干爸钟琦麟亲大姐,县委党办工作人员),

大女儿钟珏,(大表姐)(敖江镇一中老师),

二儿子林東(大表哥)(小名阿东、江南乡乡镇企业小老板,竹子制品厂小老板,生产竹编凉席、车用凉席用品、以及各种山竹产品)、

三女儿钟瑛(阿瑛三表姐)(福州大学中文系讲师)

【全文完】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 文字情缘_散文网

下一篇: 星语_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ckcot.com  笔下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