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奇怪的名单中国民间

来源:笔下文学网   时间: 2021-07-09

这天正逢大发公司周年喜庆,老板翟顺发在大酒店宴请宾客。席散后,一身酒气的翟顺发来到公司,发现办公桌上有一份名单。

这是一份奇怪的名单,打印的表格,一格一格的名字,顶上既没有任何称谓,下面也没有什么注解。翟顺发有点不高兴,这是谁送来的?是工资表,还是职工考勤表?他粗略浏览一下,看见第一个名字是王大毛。

王大毛?翟顺发皱了皱眉,他在想,是自己企业里的职工?他有点不耐烦,索性将这张纸卷成一团,扔进废纸篓里去。

随后翟顺发回家了。然而第二天他来上班,一眼发现办公桌上有一张纸,正是昨夜看到的那份名单。第一个名字是王大毛。

“这到底是谁送来的?”翟顺发把秘书叫来,扬着这份名单追问他。秘书摸不着头脑,他也不知道这是份什么样的名单,是谁送来的。“你是秘书,干什么吃的?有没有看见谁进过我的办公室?”翟顺发火气冲天,朝着秘书发作。就在这时,电话响起来,里面传出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老总,不好了,出事了……”

翟顺发一愣:“出了什么事?”“电镀分厂里,有个人触电了……”“触电了?那快送医院嘛。”“可是……已经死了!”

“啊?……”翟顺发的脑袋里嗡地一下。虽然这一年来企业里已经死过人,但一听到这种汇报,还是十分惊愕。

他放下电话就要往外走,却又突然停住了。他看看秘书,神情镇静起来,挥了挥手说:“电镀分厂好像出了个事故,你和杨副总一起去看看吧。”秘书马上领会他的意思。

秘书走了。翟顺发盘算着这事该怎么办。如果是别人,听到死人两字,也许就惊慌失措,但翟顺发常对自己说,一个企业兴办起来,运转中发生些工伤事故,简直无可避免。现在他在考虑的是,怎么应付死者家属的纠缠,怎么争取尽可能少付赔偿款……

还没考虑停当,翟顺发就接到杨副总的电话汇报,死的是一个普通职工求治疗癫痫#!好方法

“老板,王大毛被电死了。我觉得,是不是该检查一下……”杨副总刚说到这里,就被翟顺发打断了:“没什么,老杨,事故总是难免的。接下来还得请你多费心,处理好这件事。”翟顺发说完就挂断电话。他告诫自己,在这种关键时刻,自己一定要保持镇静,给下属一份坚定的精神支持,决不能因为出了一件事故,就心慌意乱了。他站起来,整理桌上的资料。然而突然间,一张纸飞了出来,飘落在地板上。他捡起来一看,立即像被火烫一样扔了出去。

是一份表格,第一格里是王大毛的名字。而其他都是空格。

王大毛?翟顺发想到了什么,他抓起电话,拨通杨副总,结果进一步证实,那个死去的职工就叫王大毛!

翟顺发无法将这一切联系起来:他,公司老板,莫名其妙地收到一份名单,上面第一个名字叫王大毛,而现在分厂里有个人出事故死了,那个人恰恰就叫王大毛!

是巧合,还是里面有什么玄机?翟顺发不相信有什么玄机,还是认为是巧合。他把那张印有王大毛名字的表格撕碎,用打火机点燃,烧成了灰。灰又倒进水池里,再放一通水冲掉。

做完这一切,他回到办公桌前,给杨副总打电话,告诉他该如何处理这件事。老杨则汇报说,死者家属已经来过,他们没说什么就把王大毛的遗体接走了。“他们……没提要索赔?”“没有,他们什么话也没说。”

既然这样,那么这事就算过去了。翟顺发长舒一口气。他又给杨副总打电话,要他转告分厂主管,一切正常运转,不要受任何影响。“最近生产任务重,还是要狠抓进度啊!”说完他坐在沙发里,舒服地打起了盹。

然而,当他从沙发里站起来,回到办公桌前时,却猛地发现,桌上又有了一张纸,是一张表格,第一格是王大毛,王大毛的名字上打了个红叉叉。再下面的都是空格。

翟顺发惊呆了。王大毛名字上的红叉叉,像火一样在他眼中燃烧着。他赶紧叫运城小儿羊羔疯医院来秘书,追问这个名单的来历。可是秘书根本不知怎么回事。翟顺发想了想,只好叮嘱秘书,以后要好好看住他办公室的门。他还是怀疑,那些名单是有人偷偷放在他办公桌上的。

这以后一段时间没有什么名单出现。翟顺发也很快忘了此事。可是两个月以后的一天夜里,他正要下班,拉开办公室的门,却发现门外过道上掉着一张纸,他随手捡起来一看,又是一份表格,第一格里是打了红叉的王大毛,第二格里多了一个名字:蒋小飞。

蒋小飞?那是谁呀?翟顺发有点不知所措了。他正想拨杨副总的电话,问问他知不知道蒋小飞是谁,那边却正好打过来,杨副总气喘吁吁报告他,热轧车间出事了,一个叫蒋小飞的员工,被一根出炉的铁棍扎中了胸,当场死亡。

翟顺发手一松,手里的表格悠悠飘落。它落在地上,正面朝上,突然,翟顺发又发现,那个蒋小飞的名字上,已经打上了红叉。

翟顺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他赶紧捡起表格揉作一团,扔下了楼窗。

他又疲又累,决定回家休息。可躺在床上,正要睡过去,突然一阵轻微的响声传进耳中,好像空中飘落一页纸。他张开眼一看,果然是一张纸,在空中飘来飘去,上面似乎都是名字。他吓得叫了一声,连忙跳起来开亮了灯,却什么也没有,原来是自己在做梦。

第二天,杨副总打来电话,说蒋小飞的家属把尸体接走了。跟王家一样,蒋家人也没说什么。翟顺发听了,没有像第一次那么高兴。隐隐的,他感觉到这些怪事还没有完。几天后的夜里,他刚要下班,秘书匆匆走进来,把一张纸交给他,说是在走廊里捡到的。翟顺发拿过来一看,又是一份表格名单,在王大毛和蒋小飞两个打红叉的名字下面,出现了第三个名字:杨富林。

杨富林就是杨副总。

翟顺发忙转身叫秘书,秘书已经出去了,他刚想追出去,桌上的电话响起来,他拿起听筒,从里面传出一阵嘶哑的嚎叫:“老总,不好了,杨副总出成都治疗癫痫的正规医院是哪家事了,杨副总完了……”“怎么啦?到底怎么啦?”翟顺发全身一震,像听到了一声惊雷。电话里的人告诉他,杨副总从办公室出来走在一条路上时,掉进了一口池子里……

原来,老杨去分厂常走的那条路边,有一口深池子,平时上面有盖板,不久前有人往池子里取过东西,挪开了盖板,却没有重新安放好,杨副总在夜里走过时,一脚踩空掉下去,头朝下撞到了池底……

翟顺发听着还没喘过气来,一眼看到,秘书送来的那份表格上,杨富林的名字也打上红叉叉了!那个红叉叉就像本来隐藏着,此时突然显了出来。

老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翟顺发再也镇静不了,他想亲自去老杨出事的现场看看,可是拉开门,发现门外站着一个中年妇女。翟顺发认识她,她的儿子姚建明,就是大发企业第一个工伤死去的人。站在面前的她,面容憔悴,手里拿着一页纸。

翟顺发显得很紧张,他看见那张纸上,似乎有名字。难道,又是一份名单吗?

果然,姚建明的妈妈告诉翟顺发,他在儿子的遗物里发现了一张纸,上面有着一些名字,和一些奇怪的话。她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决定把这张纸送来给翟老板看看。翟顺发接过来一看,顿时目瞪口呆。

名单,确确实实是一份名单,跟翟顺发第一次看到的一模一样。上面是打印的表格,表格里全部是人的名单。第一个是王大毛,第二个是蒋小飞,第三个是杨富林。再看下去,翟顺发脑袋里嗡地一下,他发现了,翟顺发三个字,就排在杨富林后面。他刚想问姚建明妈妈几个问题,突然听到不远处响起轰一声巨响,紧跟着就是人们的惊呼声,哭喊声。翟顺发冲到窗前一看,原来是塑胶分厂发生爆炸,一场大火正在熊熊燃烧。

“不好,出火灾了。”翟顺发扔下手里的纸,冲出办公楼,朝着塑胶分厂奔去。当他来到火场边时,从分厂长嘴里得知,里面有三十多名工人被困住了。翟顺发大喊一声:“救人要紧,快跟我来。”一头冲进了火里去了。<呼和浩特癫痫哪里治疗最好/p>

大火在身边肆意窜动,翟顺发正往前冲,却被一扇栅栏门挡住了,里面是一群工人,正在嚎天哭地。翟顺发没有钥匙,用力地拉门,门却纹丝未动。翟顺发急了,他第一次认识到自己这个老板是如此愚蠢,为什么要设置这道栅栏门呢?当初是为了防止工人上班时间随意进出,现在才知道犯了大错,让工人在大火面前无处逃生……焦急加上烟熏,翟顺发胸口发闷,耳边声嘶力竭的喊叫声渐渐远了,他终于倒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翟顺发醒了过来。他正在医院的病床上。旁边的秘书告诉他,是消防队及时赶到,扑灭了大火,翟顺发和那困在栅栏门中的三十多名职工,被及时从死神手中抢了出来。

翟顺发的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滋味。就在这天傍晚,姚建明的妈妈又来了,她把那张名单重新交给翟顺发。翟顺发这才发现,在这份名单的背后,写着这样一些字:电镀厂的电力系统不安全:电工王大毛;热轧厂出钢方式不正确:炉工蒋小飞;办公楼外有个池子:杨副总经常走过;塑胶厂火灾隐患重:梁玉良等三十多人;还有老总翟顺发:只抓生产必有祸……

读罢,翟顺发流了一身汗。他记起来,姚建明是个大学生,自从进入大发公司,曾多次提出过安全生产问题。但翟顺发看不惯这个人,把他打发到涂层厂去当工人,没多久就因为事故死去了。没想到这是个有心人,竟作了这样的分析研究。他的预测果然成了残酷的现实。

姚建明妈妈又说,她在发现这张名单后,曾几次拿着来交给翟顺发,每次到了他办公室外面,却找不到那份名单了,而且人也一阵阵不舒服,只好转身离开了。一回去才发现那张名单仍在家……翟顺发和她一核对,非常巧合,他的桌子上出现名单时,正是她来过公司以后。姚建明留下的这份奇怪的名单,竟然充满了神秘的魔力。

翟顺发出院后,来到姚建明的坟前,流着眼泪鞠了三躬。姚建明的名单和那些真切的事故,使翟顺发惊醒了,他知道要怎么办了。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ckcot.com  笔下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