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又到槐花飘香时-

来源:笔下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在五月的陇东荒原上,在浑浊的泾河两岸,黄土山坡的沟壑、低洼处,长满了槐树。这种当地特有、毫不起眼树木,生机盎然  耐寒、耐旱,有效地植被了这块半干旱丘陵地带,从农历三、四月开始,从一片浅绿到一片片深绿,连缀成片、成林,盖住了裸露的有些恐怖呲牙咧嘴的黄土崖口、黄土坡、黄土地。
    泾河两岸的村庄,近两三年来,突然变得热闹。一群穿着中铁字样工装的工人,来回穿梭在,这个被当地人自嘲为“穷的鬼都呆不住”地方,村庄。原来是陕、甘两省人民期盼多年的西平铁路正式开始开工了。
    西(安)平(凉)铁路,位于陕西省中西部和甘肃省东部。地处渭北、陇东黄土高原,东连西安枢纽,西接宝中铁路,行经陕甘两省的咸阳、庆阳、平凉三市,途经我国十三大煤炭基地之一黄陇基地的彬长矿区,与312 国道和银武高速公路并行。线路自陇海铁路茂陵站引出,向西北经陕西省兴平、礼泉、乾县、永寿、彬县、长武及甘肃省宁县、泾川等县,至陇东重镇平凉市,于宝中铁路平凉南站接轨。铁路全长263.1公里,国铁一级建设标准,单线、预留二线,为电力牵引动力线路。
    这几天,突然吹出一股旋风,说驻扎在泾河山崖边的炸药库里管理的“大小王”媳妇找上门了!惊得众人目瞪口呆。这哪是旋风,这就是飓风,威力比路易斯安那州所遇飓风还猛烈、还具有摧毁性。这个年代,人欲横流,如果是别的员工媳妇、情人等等寻上门,探个亲什么的,都不足为奇,只能为逸事,只是为大家茶余饭后添加了点佐料,一阵风,一两天就无踪无影了。但这事和“大小王”粘上,还与“媳妇”二字有关,太刺激人,绝对是新闻,而且是“人咬狗”的新闻。
    “大小王”何许人?川东人氏,一米六左右,木讷、老实不善言语,长相不为英俊,但也周正,就是有一点,长期在外修铁路,日晒雨淋有些黑、皮肤有些粗糙。为什么大伙要叫他“大小王”?其实大家也为难,你看,叫他小王吧,现在都三十七八,还没有结婚,若放在农村结婚早的人,儿子都快娶媳妇的年龄了,若咱们直接这样叫他,怕他受刺激;叫他大王吧,还没有结婚,又怕把他叫老了,让他灰心,真要打一辈子光棍了。为个人的婚姻问题,“大小王”可一肚子苦水。
    “大小王”也是有美好青春时光,在二十几岁时,父母、亲戚、朋友都很上心,女朋友也见了不少,但终究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说到个人婚姻问题,“大小王”就有一肚子的火,都是相媳妇看女朋友时气的。
    修铁路,一年四季漂泊在外,日晒雨淋,自然是黝黑显老。说起这给“大小王”介绍的女朋友,点起数来,那绝对是一个加强排,但是介绍的多,失败的多。确实也有一二个姑娘,眼看快成了,却中途因故夭折。
    有一次同学给“大小王”介绍了一个他本村一个姑娘,没有工作,但人聪明,专科毕业,加上又是朋友的同学,他这位女同学也是比较信任他同学。 “大小王”因为有他同学提前交底、做工作,这个女朋友对他也不嫌弃,还看顺眼,也聊的到一块去。几天发展,这位女朋友也到“大小王”家里把情况看了,较为满意,看似一切情况朝好的方面发展了。“大小王”也很高兴,这个女朋友还邀请“大小王”到她表姐家去玩。
    老远,看到表姐很高兴样子,在村口等着他们,随着由远到近,表姐表情,也从晴天转多云了,但还不忘热情的给她孩子说:“豆豆,还不叫XX姨,这位可能是你XX爷吧” !瞬时,“大小王”恨不得挖个坑跳进入;又真想冲上去扇她表姐的嘴巴,质问她一声自己有那么衰老吗?看到女朋友脸由红变白,最后变黑。自己最后都不知道怎么离开那尴尬,又伤心的地方。最终是孔雀东南飞,分手结束了。
    事后,“大小王”还余情癫痫如何检查未了,心有不甘,要他朋友再去一探究竟。同学打听的情况是这样,她的这位原女朋友,其实早就打电话给她表姐,说今天带“大小王”过来,让她表姐瞅一瞅,比较一些一下。谁知她表姐老远一看,又矮,又黑,走近一瞧,皮肤又这么粗,那象是二十五六,简直是三十五六,所以就演出了那天要她小孩子叫爷爷的一幕。
    其实,“大小王”这位原女朋友的表姐,是故意为之,她已经为她表妹已寻好了一门亲事,小伙年龄和他们差不多,是农村人,面色白净,个子稍高,长相一般,但俗话讲,一白遮三丑,不论男女都是一样。虽说人家这小伙没有工作,但人家家里开了一个小卖部,家庭殷实,单等一个成家过日子的媳妇过去替代人家二老,执掌门户经营小店,当老板娘。“大小王”原女朋友思考一番,想一想是啊,大小王这人不说其丑、俊,一旦两人结婚生子,就天隔一方,加之是中铁的这些单位,打听、了解到,都是建设铁路的施工单位,一年四季都在外边跑,平时父母、夫妻、儿女,他谁都顾不上谁,结婚即意味者独身、守寡,他最终要养家糊口还得到单位去。有些刚结婚是跟着去,总是要回到家的,自己最终还是个孤单单;如跟着他常住吧,那种单位任务重、人辛苦不说,工资还偏低。还听到有这么一首打油诗来形容他们,说“有女别嫁筑路郎,一年四节守空房,有朝一日还家来,大包小包脏衣裳”。思前想后,还是表姐说的对,咱们是一个农民,要的是一头牛,二亩地,老婆孩子热床头,图的是安逸。如今农村人都在外打工,那也比他们要强,最起码夫妻双方可进一个厂、公司,在一个地方,再不济也在同一座城市里,也能相互照顾上。跟个筑路工,谁也顾不上谁,始终是单飞……
    “大小王”知道实情后,老实人不会泻火,憋着心里,整整躺了一周后,死心了,对于别人再介绍女朋友、见女朋友这种事很排斥。婚姻的不幸,哀大莫过于心死,大小王为这件事自我禁锢近十年。大小王最后的状态,话,是越来越少;脸,是越来越黑;人,是更更显憔悴,额头都显抬头纹。
    五月的陇东地区,天气逐渐转暖,雨水也渐多起来了,滋润干渴已久的土地,河滩地、高塬上,槐树林在期盼已久的雨露沐浴下,也开始有稀疏、点点、浅白的花蕾出现了。
    “大小王”最近心情有说不出的舒畅。雨后天晴,看天湛蓝蓝,大地一片水灵,充满生机,看似一泓深情。手机为媒,网恋多年虚拟的女朋友,真身真人路过,并要顺道来探望他。
    在西平铁路工地上,“大小王”所在项目部,管段长43公里,施工特点是桥多、隧道多,自然就要大量使用炸药、雷管,统称之为火工品,按照国家、公安部等规定要求,项目部专门盖起了炸药库,每个炸药库三人配置,24小时值班制,“大小王”如今是大炮换鸟枪,就干这火工品库管员这工作。
    库管员这工作,一天在岗8小时值班制,做火工品的收、发、退库登记保管工作,看似工作轻松,但是责任重大。炸药库,按照国家安全规定建设,均是要建在人烟稀少、荒僻、远离村庄的地方,且独门独院,配备防雷电、警犬、报警器、消防池、灭火器、消防斧等硬件,样样俱全,大门上锁,出入、登记检查,这是个看管森严的地方。
    炸药库也很无聊,除过电视机娱乐,再就是领取火工品的隧道工人和前来检查的各级主责部门、公安人员,很少有闲人来,这个工作基本与世隔绝,真是很寂寞。
    “大小王”却因这项工作,时运来转,经过两年多的“保鲜”,很少受到日晒风吹,逐渐变得白皙,现在细瞧,这小子养得,脸庞还红润、饱满,好像还年轻许多。这倒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气色变的呢?还是“大小王”这几年不在工地跑,“滋养”的结果呢?总之“大小王”人变了,人变得不可思议了,有些神秘了。
    “大小王”的女朋友来西平铁路了!癫痫病患者心理如何治疗这消息,他本人倒是平静,项目部这下子可是炸锅了。领导听说这奇事后,不便亲自出面干预,毕竟是大龄青年,可是放任自流也不对,一旦惹出什么事,影响企业形象,领导还得负责任。左思右想,先是让管理火工品的派出所、物资部等部门负责人去调查究竟?谁知道不去则罢,这一去回来,一个个把嘴巴啧啧的山响,领导你是没有去,丫头还是88后,人又漂亮,还是南方人,说话鸟声鸟语的,柔细清脆,这狗日的“大小王”好有福气啥,人真是不可貌相……。牛书记听了半天,一头雾水,让你们调查情况,搞了半天是看热闹去了,一句话时搞明白了,那就是姑娘漂亮,江南水乡人,这叫怎么回事吗?看来还得亲自去了解情况。
    这“大小王”的女朋友,可不是一般人,人家是深圳市一个写字楼的小白领,和“大小王”是QQ聊天的网上朋友,相互聊天已经五六年的历史。姑娘也就二十五六岁,本来姑娘有男朋友,男朋友人长的很帅,追他的女孩子多,人轻浮,个人生活糜烂有些随便,“大小王”的这个女朋友较为传统。为此,想到未来,她是越来越烦,不知道下一步如何发展,人生走到十字路口。由于这是个人问题,没有人和她交心、给其点上一盏心灯,人很苦闷。偏偏这时,“大小王”这几年在炸药库管库,寂寞无聊了,就给他这位女网友海量发短信。中铁人,常年都以工地为核心,白昼黑夜都以工地为主,工作系统性较强,社会上不好的东西接触的少,受腐蚀的少,要比社会上的人单纯、善良,他发给女网友的短信,都是一些关心呀、学习一类话语,从无俏皮话之类出现,长期的关爱之心,温暖的话语,这把开心的“钥匙”,使这个徘徊在黑暗,沉沦在烦恼的波涛中的丫头,看到了远方灯塔,寻到了港湾。
    终于有一天,“大小王”的这位女网友,按耐不住,剪断了与前男朋友的恋情,要来大西北看看“大小王”所言是否真实。这位女网友的朋友们都劝她不要去,说网上的东西多半是假,干嘛当真,尽管你网上聊天这么多年。有些说“小心上当受骗,把你卖到贵州山区给山民做老婆”,这姑娘淡然笑道,“当初我和他,为爱情纠结,我差点跳楼自杀,也算死过一次的人了,如果真想你们所说的结局,我自会了结”。    
    尽管这样说,心里还是没底,前几年河南大学的一名女大学生不就给骗走卖掉,最后不是疯了吗!这消息,她在网上也是看到过,担心也是有的。为此,她走时,专门买一个iPhone 4型手机,因为其自带有指南针、GPS、电子地图等强大功能,临行前把手机功能掌握,业务激活。她还给她的朋友们说“我会每一天和你们联系,如果有一整天未给你们电话,你们要根据我现有的这些资料以及手机所在区域,给两地的公安机关报警”。这哪像是要探亲访友,简直像交代遗嘱。这女人也是很有心机头脑的。她的朋友们含着泪答应了她,在大家祝福、叮嘱声中,踏上去大西北的列车。
    一路长途跋涉,一路稀奇,西北地貌荒凉、粗犷和南方秀丽清翠截然不同,各有魅力。相反更喜欢这种黄土高原原野上的旷古、博大、深厚。西北,尤其在陕西名胜古迹多;甘肃更是人文始祖的发源地,有太多的新奇,需要实地去看,去感受。这姑娘倒象是出笼的小鸟,感觉很奇妙,心情出奇的好。
    “大小王”至接到女网友的电话,说是要到西北旅游,要他介绍附近景点,并要接待她,顺道来看看他!要他将详细地址告诉她。男人心眼实在,认为人家条件优越,出来旅游,看看网友也正常,是目前流行的时髦做法,没有那癞蛤蟆吃天鹅肉的想法。他还告知这丫头,下车地方在平凉市,泾川县城,还给她建议,说泾川这地方是玉皇大帝的夫人,王母娘娘的家乡;离这个地方20公里左右,就是金庸先生武侠小说里面崆峒教的根源地-崆峒山,秦皇汉武都来过;周边地区庆阳市,是老一辈革命家习仲勋同志所创建的革命老区。“大小王”说的这些,这姑娘都详细查过相关资料,地方风土,这条铁路的建设单位、设计、监天津癫痫医院哪家有名理、施工单位由那些组成,都调查过,摸的一清二楚,和他讲的分毫不差,但等看看一个真实的人怎么样,这心就放下来了,目的就达到了。
    “大小王”一早从工地请假来接车,直到下午,才看到第一趟到泾川的车,他抓紧拨打女网友的电话,说就着这车上,要他往车前走。有些莫名激动、忐忑不安,老远看到穿着时髦、漂亮,比QQ影像上飘亮N倍的女网友,“大小王”的脸有些发红,还不好意思,看,到是人家已认出他了,一个劲的招手,没有一点拘束认生的感觉,很有老朋友的味道嗳。这姑娘太高兴了,高兴什么?她想起了笑话,说一个富翁要相亲,但他有一只眼睛是瞎子,他要画家给画一张画,不能看出是瞎子,而且要有英武之气,要吸引对方,画家就给他画了一张一只眼闭着举着枪射击,英姿勃发的精彩画像;同时另有一家姑娘要相亲,但是她是个瘸子,杵着拐杖,但要求画家画出她温柔漂亮的一面,不能显出是瘸子的残疾,于是画家给她画了一张背部紧靠一棵树,扮相思春,漂亮、温柔百媚生,栩栩如真,当两家看到画像都很满意,确定婚期,待到进入洞房后,都傻了,直呼上当。今天,自己最起码看到了一个真实的男人,还脸皮薄,还害羞,有点土气,但心里反而更加满意,这种男人都是原生态,还保鲜着哩,不像城市里的男人,多是在女人堆中呆久了,雌化严重,都无男人味了,娘娘腔严重。
    女网友第一天到后,“大小王”张罗着登记号宾馆安顿好,陪着吃了晚饭后,看到她十分疲惫,自己也要早点赶回工地,毕竟到工地还有一段路程,就相约明天过来陪她,要她今晚好好睡一觉。见到他,尽管有千言万语,也很兴奋,但也确实困乏,毕竟是平生最远一次远行,是累了,沐浴罢后上床很快就进入梦想,做的梦,都是粉红色的春天里,二人……
    天还蒙蒙亮,“大小王”手机响了。女网友要到他驻地旅游,要他去接的她。大小王也纳闷,昨天不是讲好要逛王母娘娘的瑶池仙宫吗,怎么想到工地来,工地有啥看头?百思不得其解,还是去接了。
    太阳已出山了,陇东大地,污染较轻,天高气爽,空气清新。跟着大小王一路,穿公路、走便道、越沟壑、七绕八转才到山坡底,跨过泾河上搭设的施工便桥,进入村。看不完的好奇,村民朴实,正是农闲时节,大都三五成堆圪蹴在一块,谝闲传,说天地,年龄大的老头,普遍都还戴着黑褐色或白色的石头眼镜,个个都好具有在电影里看到民国年间人的味道,好有范,大腕的型。
    到了炸药库,叫开门。工地上的男人们都很兴奋,毕竟女人到这地方来很稀罕,更何况是漂亮女人。大家的话都多起来,在一块说天谈地,她一下子属于炸药库内三个男人的明星,大有众星捧月之势。她看到一院子内,一只狼狗门口拴着,四个方位各一栋房子,分火药、雷管库房以及值班室、生活区等,大小王的宿舍里,就是三个男人三张单人钢管铁床,和一部电视机,这些东西基本将房子占满,剩下一条几平米的进出通道。看到这宿舍有简陋但倒也干净,水泥地白灰墙,张贴一张美女半裸照。
    天也快黑了,大小王挺着急,她得回宾馆去。可这姑娘丝毫没回的意思。这地方也清楚了,人也摸透了,私下电话也给其在深圳的朋友们讲了,大家也都放心了。看到“大小王”人也很满意,他除过一些地方介绍外,很少说话,基本是问答式,你问他,他回答,多时候就会微笑着听她讲,真不知到,这几年发短信,QQ聊天时,怎那么多话语?问他原因,说,远了,认识时间长了,有些牵挂,自然话多一些,现在这人就在面前,看着眼里,自然就没有话讲了,老实人老实话嘛。见多了都市的男人,到这里好像又发现另一重天,这才是自己想要男人,稳当可靠。
    夜幕降临,大家做饭吃过后,看这情形,知道这姑娘真的迷上了“大小王”,不会走了。其他二个人,三下五除二将各自的床,搬到另一间房子,给人家腾出私密空间。
 济南比较好的癫痫医院;   但这情形当局者迷。大小王还未清醒过来。晚上睡觉时,还和同事们挤一床,被这二位“过来人”洗了整整一晚上的脑子。
    人这东西,感情动物,俗话讲得好“男追女万重山,女追男一张纸”,“大小王”的女朋友从陌生到熟悉,二三天已经反客为主了,要“大小王”去买一些吃火锅的东西,她要犒劳大家,以谢大家关心和带给他们二位扰闹不便的歉意。这几天有女人做饭炒菜,还真有家的感觉,大家也感温馨,平时三人轮着做饭,很麻烦。
    又到晚上了,“大小王”给她安排妥帖后,准备出门和隔壁同事挤着睡时,这姑娘一把抱住她,眼泪都出来,这时“大小王”感觉这会是真的,才知道天上真的掉了个林妹妹,这时,一切话语都是多余,唯有肢体动作,喘息声、亲吻声、呻吟声,干柴与烈火……
     有了昨天晚上这事,大家就是一家人了。说话也无所顾忌了,库管员小郑是个油皮,肚子装的坏水多,吃饭时,他说我给大家讲个笑话吧,说从前一个光棍,三十好几了还没有娶媳妇,心里也急,逢人说自己都攒了几十年……。久而久之,这话传到一个女人耳朵里,尽管这女人也年轻,但很贪财,心想攒了几十年了,肯定特别有钱,那就嫁给他,入洞房第二天一早,这女人又哭又闹,骂着这男人,你说你攒了几十年,原来是这东西,一晚上都在折磨老娘,害的老娘走路都一瘸一拐,听得“大小王”女朋友嘴里发出“噗”的一声,一口饭都喷出好远,大家笑得人翻马仰,这小子瞎编的也特贴切、太形象了。
    “大小王”与这位女朋友有夫妻之实后,大家才一传十,十传百,用时髦话讲,一下子火了。而且他这位女朋友,要她在深圳的朋友帮她请长假,说公司若不同意,就请她们帮写一个辞职报告。看这阵势要长期战斗。
    牛书记到炸药库实地了解到这些情况后,再也不怀疑这个女孩子了,连说这是好事,但没有结婚证怕有什么事,利用与地方政府开协调会的时机,还给当地公安派出所打了个招呼;还让工会的同志去看看这二人,在生活有什么困难,给添置点生活用品。
     又到槐花飘香时。
    “大小王”的孩子在这炸药库出生了,还是个儿子。
    孩子出生,做了父亲,“大小王”也想到了自己父母,得给父母报个喜。当母亲听到自己不但有儿媳妇,还都已有孙子,嗔怪之余,急切催促带孩子回家,喜极而泣说“当初,大家都认为你要打一辈子光棍,这辈子就这样了,没想这一切来到这么突然”。大小王说:“妈,我好歹也是铁院毕业的大学生,也是有内涵的,中铁人不怕没人嫁,俗话说得好,酒好不怕巷子深,宝玉还是得识货人吗,前面的时光,那是缘分未到”。        
    至从“大小王”有妻有娃后,话也变得多了,人也尊贵了,大家叫他时也不需要斟酌语言,若年龄比他大的直呼小王、王XX,年轻的叫其老王或王工、王哥等,总之乱叫都可以,他如今没有什么烦心事了。
    不信,你看!时不时,一个人还哼着80年代的老歌。幸福在哪里呀,幸福在这里,幸福不是毛毛雨呀……    
    “大小王”的故事,给项目部好多大龄青年增强了自信心,增加了大家对美好生活的希望,期盼自己的红颜知己早日出现,让美梦成真。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ckcot.com  笔下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