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信美文故事散文欣赏

来源:笔下文学网   时间: 2020-11-25

  信

  1

  那年姐才14岁,初中刚毕业,长得黝黑削瘦,一头枯发,乱蓬蓬的,杂草般蔫在头顶,远远望去,活脱脱一个食不果腹的野伢子。

  妈每日皆嘱咐姐早点儿回家,那阵儿村口常刮大风,刮得天昏地暗,飞沙走石,妈担心姐哪天回来晚了,会被突如其来的大风刮落山坳去了。

  彼时姐正在野人寨学做裁缝。

  野人寨离村六里,是个依山傍水,与世无争,有着三二十间门店的百年老镇。

  姐的师父姓周,四十多岁,身材瘦长,手艺娴熟。

  周师父的裁缝店白墙斑驳,黑瓦森森,紧挨着镇上唯一的采供站。

  妈放心不下姐,只好拖着病秧秧的身子,披一肩晚照,踽踽独行到村口那棵冠如伞盖的大槐树下,翘首等姐归来。

  一时,山雀,鹁鸪,斑鸠,黄莺,都啾啾叫着,扑棱着翅膀归巢去了,暮霭一点点漾进谷口,渐至浓稠,妈单薄的身子就慢慢湮没在槐树影里了。

  2

  姐去厦门打工后,落日的黄昏,妈不再去风起云涌的村口了,妈像个上足了发条的机器人,三天两头便跑一趟野人寨。

  山路弯弯,逶迤如蟒,白晶菊,紫茉莉,鼠尾草,石竹,及许多不知名的野花野草,浪浪地舒开身段儿,挤满路畔。日久,溪里的鱼儿也熟悉了妈那瘦怯的身影,鱼虾们再不像从前那样,稍有个风吹草动,便四散而逃了。

  妈去时,冷冷清清的朝阳挂在东山顶上,妈回时,红红彤彤的夕阳落在西山坳里。妈前后摆动着双臂,走得大张旗鼓,山风呼啸。一众村人皆百思不解,那一往一返,十多里坑坑洼洼的山路,她是怎样一气儿坚持下来的呢?

  妈的胆管里密麻麻长满了石头,这老毛病一旦发作了,会痛得以头撞墙,满地打滚,妈把破衣烂衫塞在嘴里,咬得牙印累累,粉零麻碎,从不哭喊一声。

  县里医生说妈的病得去合肥开刀,说妈不动手术迟早痛死,要么饿死,胆管分泌不出胆汁了,食物不能消化,不得饿死么?

北京大的羊癫疯医院是哪家tica,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5px; background: transparent;">   好在姐的裁缝学得很顺手,周师父常夸姐有灵性,是个做手艺的料子。妈为此备感欣慰,精神也好了许多。

  遍野的山风,悄悄把日子一页页翻过。

  第二年初秋的一个傍晚,残阳似血,妈扛着锄,摇摇晃晃从后山回来,远远望见坡下的屋门城堡也似洞开着,心下猛吃了一惊,未及张口,又见姐拎只鼓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