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去敲幸福的门

来源:笔下文学网   时间: 2019-09-19

  怎么就高兴不起来呢
  
  村民黄亚兵伤好以后,性格变得古怪无比,出院后,几次要自杀,幸亏被邻居及早发现,才免于一死。这事连镇长都惊动了,亲自上门百般劝慰,这才打消了他自杀的念头。然而,黄亚兵整天阴着个脸,活像全世界的人都欠他钱不还似的。
  
  黄亚兵为什么厌世轻生呢?只因他所在的村落与这个地区一样遭遇了一场震惊世界的地震大灾难,本来其乐融融的三口之家顷刻间阴阳两隔,他的媳妇和女儿被夺去生命,黄亚兵自己也失去了一条腿。
  
  镇、村两级领导担心他真的出事,千方百计在抚恤这方面多照顾他。村子不能住了,领导在新村位置当街选择一处最好的地,给他盖起了一幢两层小楼,并扶持他开起了一家“幸福饭庄”。这儿是通往国家级著名风景区的必经之处,公路改道后,恰恰从新村子当中穿过,浩浩荡荡的旅游车队总有停在这儿吃饭的,幸福饭庄不愁没钱赚。邻居们没有不羡慕妒忌的,都说,正在热播的一个电视剧叫《幸福来敲门》,应在黄亚兵身上了,这幸福正敲他家的门呢。也有人说,老黄真会用苦肉计,这一哭一闹,好处就来了。
  
  这话传到黄亚兵耳朵里,老黄拖着条假腿,满大街好一通骂:“谁他妈的有屁去茅房里放去。幸福敲我家门?敲个屁!谁眼馋我这倒霉点子,也让他家死几口试试!”这一通骂,邻居们都噤了声,远远望见他,赶紧绕开走。这样心态的人,谁敢与他打交道?
  
  按说黄老板真是个做生意的好材料,他的饭庄两层共有10多张桌子,坐满那叫一百几十号客人,他跟谁有意见,唯独不想得罪人民币。于是,与导游们友好合作起来:导游把客人带到他这儿吃饭,他暗地里悄悄按人头给回扣,这样,黄亚兵薄利多销,一天几拨下来,至少都有上千元的纯收入。也就晚上数钱的时候,黄亚兵才有点笑模样。
  
  不过这笑容一瞬间便消失了,老黄一股无名火总压在心头,还是见谁烦谁。那些服务员见了他,简直就是老鼠见了猫,稍有过失,就被骂得狗血喷头。那怎么不离开呢?幸福饭庄生意火,老板脾气不好,但工资不少给呀,灾区找个赚钱的地方容易吗,所以看在钱的份儿上只能忍受。不但服务员,黄亚兵对喂饱他饭庄的顾客上帝也动不动抱怨,看着人头攒动的客流,他时不时地冒出兴灾乐祸的话:“没事在家待着多好,跑出来穷折腾,纯是让钱给烧的。这种人不宰他宰谁,活该!”村民们见状,都说黄亚兵没救了,他一定是得上了抑郁症。
  
  别怨邻居们背后说三道四,就是黄亚兵自己女性癫痫病有哪些患病因素也纳闷了:亲人死了哭不活,这道理他懂;过去贫困现在富裕,他自己还买上了残疾人专用的电瓶车代步,一日三餐想吃什么吃什么;过去,他低三下四地给人打工,现在他当上了老板,想训谁训谁……那么,自己为什么就感觉不到幸福呢?他恍然大悟,问题出在厕所上!
  
  原来背后有黑手
  
  幸福饭庄两层楼就一间厕所,男女共用,谁进去谁插门。哪个旅游的饭后不上厕所呀,按一人一分钟计算,上百多人轮一周,就得两个小时。遇上一蹲半天的,那卫生间门外跺着脚站排的摆成一条长龙,真好比抢购紧俏物资来了。黄老板一拍脑门,有了。
  
  连图纸都不用画,黄老板马上雇人开工,在饭庄右侧盖两间平房当卫生间。他眼珠一转,接通两根塑料管子,一根把屋后的小溪引过来,连厨房洗菜洗碗的用水都解决了;另一根直接把污水排泄到屋后的小河中……嘿,瞧瞧他设计的这卫生间,连水费都省了。
  
  黄老板盖厕所为的是方便游客?错了。他开着电瓶车,亲自往新厕所大门口一坐,收费,进一位一元。嫌贵的,屋里的免费,有耐心可以排队去。但凡旅游的口袋里是不差这点钱的。何况近年自驾游的日益增多,游客自己带吃带喝的,却无法自带厕所,只能跑这儿来搞一次微型消费。好家伙,这厕所开张头一天,就收入五千多块,顶好几个幸福饭庄的进项,尤其是不用操心。这人民币跟房后的小溪一样,哗啦啦直往黄老板的钱匣子里流。那钱他数都懒得数,直接送储蓄所里,点钞机显示多少,就是多少!
  
  邻居们真的是看不下去,背后里议论,这黄老板真真的是老谋深算并且心狠手辣,他原先要死要活那全是装的,为的就是发这笔横财。可直到现在他仍然说不幸福,那良心纯粹是喂了狗。
  
  这话自然又传到了黄亚兵耳朵里。他现在没心情去骂大街,他争分夺秒地看厕所赚钱,奋斗目标是像赵本山那样,将来买个飞机玩。话是这么说,可黄老板一天到晚心里还是憋屈着。究竟为什么呢?可能是目标实现要好长时间的原因吧。黄老板正愁找不到发泄对象时,他感觉不对劲了。哪里不对劲?一夜之间,他的收费厕所生意冷清,几乎没人来光顾了。
  
  黄亚兵细观察,哟,许多游客吃完饭,急匆匆地直奔村子南端。黄老板连忙启动他的坐骑,尾随出百十步,只见马路右边矗立着一个指示牌,箭头后面写着“免费公厕”;再往前走,眼前出现新盖的一长排简易厕所,内里虽然有些脏,但不收费呀。就听游客们边方便边南腔北调地称赞,主要意思黄亚兵还是听得懂,说这厕所的主人真是修善积德,而饭庄那边收费的老板良心比墨汁都黑!
  <杭州癫痫临床治疗方法br>  黄亚兵气得眼前一片昏花。这是哪个丧良心的,跟他这个苦命的残疾人过不去?可怜他煞费苦心,好不容易想出了收费厕所这一来钱的路,并且已经投入了不少钱,还没怎么回本儿呢,就败在这连防震棚都不如的简易厕所跟前了?黄老板开着电瓶车,南端北端一通观察,鼻子气到了耳朵跟前。他发现镇子南北各50米处都竖立着钢管焊接的大型提示牌:“注意,路边有免费厕所!”这免费厕所必定迅速传开,他的收费厕所不但将颗粒无收,迟早会有人知道他“连体买卖”的内幕,恐怕连饭庄的声誉也得受影响!
  
  厕所的后侧有一道刚刚开挖的水沟,还扔着许多工具,说明没完活儿。好嘛,这个对头一定是妒忌我赚了点钱,他白天不敢露面,晚上搞工程找我的麻烦!黄亚兵决定晚上来抓个现行,看什么人,是何居心在背后下黑手?他老黄反正残废了,按说这叫只剩下了半条命,对方好说好商量便罢,要是胆敢撒泼耍横,大不了跟他拼个你死我活!
  
  不信斗不过你

  吃过晚饭,月出东山。黄老板把相遇后的所有细节都考虑周到,然后,带上几名员工去了那免费厕所。
  
  果然不出所料。远远的,就听到人声嘈杂,十几个男人在趁着月色挖渠道。原来这些人担心白天影响游客入厕,趁夜间来挖沟,为的是把粪水引到远处囤积,以便做肥料用啊。好一个精打细算的对手,不但赚钱,连粪肥都不放过!老黄清了清嗓子,威严地喝问:“这工程是谁做的?”
  
  话音刚落,一个躬身劳作、满头白发的老头儿抬起头来,讨好地笑着,操北方口音:“哟,是农家饭庄的黄老板吧,怎么有时间指导我这点小事了?”
  
  “不敢。是请教。”黄亚兵清了清嗓子,破例地赔起笑脸,“您老人家干这事,有审批手续吗?”
  
  “手续?”老汉哈哈大笑,“我在自己的地里盖个简易厕所,为大伙行点方便,一分钱不图,还要哪个审批?”
  
  一分钱不图,你哄鬼去呀。黄亚兵心里骂着,但他脸上依然强装着笑,他招手让老汉停下来:“老人家,我怎么会不知道您下一步的宏伟蓝图,咱也别藏着掖着。您接下来肯定要盖饭庄吧?有什么困难吱一声,老侄子会首当其冲跑在前面,这样偷偷摸摸,有些拿我当外人了。”他双手递上一支软中华,压低声音,“有钱大家赚嘛。您这样做……”黄老板的策略是先稳住对方,搞个统一战线,双方联手垄断了本村的餐饮业,钱照样不少赚。
  
  老头子摇摇头:“谢谢,我不吸烟。首当其冲和跑在前面是一个意思,黄老板说重复了。你看我这把岁数,一个孤老头子,每月领着退休金,钱请问癫痫病能根治吗根本就花不了,还开什么饭庄。我修这公厕,就是方便一下大伙。”
  
  “原来您是领工资的呀?这就是你老头儿的不对了。”黄亚兵终于忍无可忍、故态重萌,“你衣食不愁,发扬点风格这个不难。可是你风格了,我就受害你知不知道。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不说,我老婆和闺女全没了。现在不过是赚点钱找找心理平衡……你可倒好,弄啥子免费厕所。手拍胸膛想一想,你下得了手吗?”
  
  黄老板振振有词,他算定了这一席话肯定把老家伙噎个两眼翻白,然后,老老实实地听他摆布。谁知老汉没开口,一个帮助干活的小伙子沉不住气了,从水沟里跳上来:“姓黄的,你怎么说话?你知道这些干活的是怎么回事吗?程老伯出钱购置材料,我们全是义务志愿者。”
  
  黄亚兵这才仔细辨认,水沟里正干活的,大部分是本村村民。好嘛,这个领着工资学雷锋的老汉捣乱不算,你们竟然合起伙来欺负我!黄亚兵一下子从电瓶车上栽下来躺在泥地上放了泼:“两条路。一条是当场打死我,反正我活着也天天不开心;另一条,马上把这厕所扒掉它。”
  
  “要是不打也不扒呢?”刚才那位好像是来自别村的小伙子反问。
  
  “那你们当中哪个迟早也得尝尝失去亲人的滋味。”
  
  这一句,把所有干活的人全激怒了:“姓黄的,你诅咒谁?”
  
  另一种活法
  
  那位被称作程老伯的老汉一摆手,示意小伙子们不要说下去。他冲黄老板很勉强地笑了笑:“年轻人,我也没有多大的恶意,就是一份良心回报。”他抬手朝原村子旧址方向指了指,“咱们受灾的时候,除了党和政府,还有全国人民都无私地支援过咱哪。多少家的楼房被毁,现在都搬进了漂亮的新居,这里面包含着多少无私的援助和心血呀。如今,全国各地游客都到这里旅游,他们是我们的福星,其中就有慷慨解囊帮助过我们的恩人,到我们这里上个厕所都收费,于心何忍呀。”
  
  “这是指桑骂槐地敲打我呀。”黄亚兵急了。
  
  老汉又摇了摇头。他告诉黄亚兵,开始见他建厕所,满以为是饭庄的配套工程,方便游客。待发现黄老板收费的行为以后,虽然认为是给灾区人脸上抹黑,但考虑他是个残疾人,盖厕所总要花钱的,也感觉理解。本来盼望他把投资赚回来能见好就收,哪知道黄亚兵贪得无厌,他只好用这种办法进行阻止。
  
  “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黄老板简直是咬牙切齿了,“你有国家养着,我呢?我搭上了两条人命,你呢?”
  
  这时,好几个小伙子跳了起来:“姓黄的西安癫痫病医院哪最好你放狗屁!这大灾大难,哪家没受到伤害?你知道程老伯失去了几口人吗?4口。他老伴、儿子、儿媳孙子全部遇难。你知道老人家的儿子是怎么牺牲的吗?他身为武警领导,只顾奋力在现场救人,直到献出生命,他家中的亲人被活活埋掉,他都没有时间去看上一眼哪……”
  
  经过小伙子们七嘴八舌的诉说,黄亚兵这才渐渐明白了程老伯的来龙去脉。他原来是山东人,老伴过来哄孙子,不幸遭遇地震,全家4口人都走了。老汉的儿子被泥石流永远地掩埋在山底。现在,老人家定居在这边,为的是与家人长相厮守……
  
  什么?眼前这位老汉就是那位烈士程教导员的父亲吗?他眼前闪过风雨夜遇救的一幕。他黄亚兵被压在一截房梁下又被砖瓦掩埋,就是程教导员带着两个战士,怕伤着他黄亚兵的皮肉,工具不敢用了,三名武警官兵用双手扒开砖瓦,用肩膀扛起房梁,硬是把黄亚兵从阎王爷鼻子底下给抢了回来……没想到,就在当天的下午,程教导员牺牲在救灾现场……从出事那天到现在,黄老板一合上眼,总是看见教导员的样子:他衣衫不整,满脸泥污,左脸挂着凝固的鲜血与污泥和在一起……
  
  黄老板内心一阵哆嗦。伤好后,他先期只顾厌世自杀,现在又挖空心思忙着赚钱,哪里顾得上关注,程教导员还留下一个孤零零的老父亲,并且继承着儿子的遗愿,风烛残年还在做公益事业。相比自己……拖着一条假肢不方便,他还是缓缓跪了下来:“我说我怎么活怎么不开心,原来是灵魂深处有块病在折磨着我,现在我找到了。程老伯,不,爸爸,您让我这么称呼您吧。您儿子和他的战友救了我的性命,您老人家又救了我的灵魂。我愿意跟您老人家一道,继承教导员的遗志。”
  
  黄老板把他的新爸爸接到了自己的家,同时取消了收费厕所,并中止了向小河排污的行为。他按照新爸爸的设计,雇人把厕所的粪便及时输送到远处,用来种植纯绿色庄稼和蔬菜,由幸福饭庄全部收购。由于奉献给游客的全是绿色食品,幸福饭庄远近闻名,生意更火了!
  
  黄老板一反常态,脸上总是挂着笑容。村民们都说,亚兵就像换了个人儿。大家争着与他接近。这时,有位漂亮的女孩欣赏他是个有良心的男子汉,主动追他,两人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
  
  记者登门采访,黄老板得意洋洋地说幸福体会:“人完全可以选择另一种活法的呀。都说幸福来敲门,你也可以主动去敲幸福的门嘛。程爸爸就是这样教导我的。现在我算是尝到了甜头,这奉献良心,比数钱的滋味好多了!”

标签:幸福

上一篇: 美文摘抄 家乡的树

下一篇: 玩偶珍妮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ckcot.com  笔下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