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玩偶珍妮

来源:笔下文学网   时间: 2019-09-19

  欧文是珍妮玩偶公司的副总,公司是以他妻子的名字命名的。珍妮出身豪门,早年投身玩偶业,干得风生水起。而欧文是一个十足的穷小子,娶了珍妮可以说是一步登天。
  
  半年前,珍妮突然失踪了,欧文摇身一变成了珍妮玩偶公司的总经理。这天,欧文和某电影公司的经纪人会面,商谈不久后公司新品展示的合作事宜。会谈很顺利,结束后,欧文离开公司,走过三个街口,确认无人跟踪后才摘下墨镜和口罩,上了一辆加长版林肯车。车里一位金发碧眼的女子吻了他一下,抱怨道:“亲爱的,我们要何时才能不这样遮遮掩掩?”
  
  欧文自信地说:“杰西卡,快了!再有半年,我就会彻底接管玩偶公司,珍妮这个令人生厌的女人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杰西卡本是另外一家玩偶公司的公关人员,一年前与欧文相识并勾搭成奸。表面上两人只是公务往来,但是暗地里欧文偷偷把一些己方公司的技术资料,通过杰西卡转手给对方公司,从中牟利。
  
  半年前珍妮发现了欧文出轨,扬言要与他离婚。欧文无法接受重新变成穷光蛋的结局,于是和杰西卡设计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确保珍妮永远“失踪”。
  
  两人驱车回到欧文与珍妮的住处——一栋欧式风格的别墅。杰西卡有些得意忘形,她按响门铃:“珍妮太太,你在家吗?我是你丈夫的小甜心杰西卡哟!”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两声,门背后突然传出一个声音:“我是珍妮,找我什么事?”杰西卡吓得倒退了几步,直接倒在欧文怀里,欧文也惊恐万分——那正是妻子珍妮的声音!
  
  欧文故作镇定:“一定是什么人恶作剧!听着,里面的人,无论是谁,如果你再搞什么花样,我就立刻报警!”门后又传来珍妮的声音:“报警,珍妮帮您报警。”
  
  杰西卡有些察觉:“欧文沈阳到哪看癫痫病,这声音像是录音。”欧文点点头,轻轻转动钥匙,然后猛地推开大门,他并没有发现外人进入的痕迹,只觉得脚下好像踢到什么东西,低头一看,竟是一个匿名包裹。
  
  欧文拆开包裹,里面有个玩偶。显然,因为家里没人,邮递员把包裹从宠物出入的小门塞进来,刚才的声音应该就是玩偶发出的。
  
  杰西卡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压惊,只听欧文喃喃自语:“这款产品还在试验阶段,唯一的模型就在那天珍妮出事的车上……”听到这些,杰西卡差点将酒杯摔到地上,她惊訝地问道:“你是说,珍妮有可能没有死?”
  
  欧文和杰西卡都知道,珍妮玩偶公司一直计划推出一款以“珍妮”命名的智能玩偶,但科研部的工作始终达不到珍妮的要求。她渴望的是一款高度智能、能够自由和玩家交谈,并有着不同个性发展可能性的玩偶。玩家需要像照顾真正的小孩一样和珍妮玩偶相处,获得前所未有的用户体验。
  
  据说后来,珍妮找到了另外一种方法来实现玩偶的智能化。她听说偏僻的胡克山区有神秘女巫会一种近乎失传的古老巫术,能将死者的亡灵禁锢在玩偶中,让玩家直接同亡灵对话。当然,为了不出任何闪失,死者生前必须是正直善良之人。
  
  由于计划过于疯狂,整个公司的高层都不知道内情,珍妮只向欧文透露过零星信息。大半年前,欧文发现珍妮常在深夜驱车赶往胡克山区,他怀疑和用巫术制作玩偶有关,便偷偷摸索出了妻子的必经之路,然后在她的车上动了手脚,让车行到胡克山区最险峻的盘山路段时,就会鬼使神差地发生故障……
  
  想到这里,欧文猛地一捶墙:“我要去事发地确认珍妮是否真的死了,你去查查这个包裹的来历。”
  
  这时,珍妮玩偶又发出了诡异的笑声:“我就是珍妮!我就是珍妮!”欧文恼了,一把抓过玩偶,关了电源,把玩偶扔到了墙角。
  
  简单收拾后,欧文就在一片夜色中出发了。另一边,患上了癫痫病应该要怎么做才能使得病情得到很好的治疗?杰西卡出高价委托了一位私家侦探进行调查。几个小时以后,杰西卡就接到了欧文带来的消息:欧文找到了山谷断崖下的轿车,因为燃油泄漏,轿车坠崖后发生过爆炸,轿车内外都有大火灼烧的痕迹,只是没有找到珍妮的尸首!
  
  杰西卡吓得发抖,欧文安慰道:“也许,她早就被烧成灰烬了,你想,如果珍妮没死,这大半年她早就该对付我们了,不是吗?”正当杰西卡感到无助时,她的手机响了——私家侦探已查出了包裹的寄出地址:胡克山区的威廉古堡。
  
  欧文马不停蹄地赶往古堡,按照私家侦探提供的信息:威廉古堡早在一年半以前就被匿名买家购买,这和妻子珍妮启动“智能玩偶计划”的时间大致相同。
  
  溜进古堡,欧文就被一阵神秘的念咒声所吸引,他循声而去,发现古堡有间屋子的窗格里传来诡异的蓝光,欧文趴在窗边往里看,简直惊呆了——屋里点着上百支蜡烛,燃烧着淡蓝色的火焰,一群巫师围着地上的神秘图案转圈,并念念有词。中心位置站着一个白袍女巫,她举着一根手杖,正对着神秘图案中央的一个水晶棺挥舞。欧文看得真切,虽然水晶棺里的人面部有瘀血和伤口,但他确信那就是珍妮,死了的珍妮。
  
  欧文想起,珍妮对智能玩偶的研发相当痴迷,曾表示如果哪天自己死了,也要把灵魂植入到玩偶里。现在看来,那神秘的女巫相当了得,一定是她在山崖下发现了珍妮的尸体并带回了古堡好好保存着,还试图帮助珍妮完成遗愿——呵,那恐怕就是“珍妮玩偶”的来历!
  
  可又是谁把玩偶寄到家里的呢?这也是珍妮生前交代过的吗?或者,单纯是女巫的恶作剧?欧文一时想不明白,但既然确定了珍妮已死,而他这个凶手也没有留下什么把柄,那么一切都还在按他的计划进行。
  
  欧文驾车回到自己的别墅,刚打开房门,就见杰西卡披头散发地蜷缩在沙发背后,惊魂未定,她哆嗦着说:“那、那个玩偶,关、关了电源还能说话。还有,它好像会自己郑州治癫痫病比较佳医院走路,它能自己爬到床上,还能自言自语,说的都是这几天公司发生的事……”
  
  说的都是最近的事?听到这儿,欧文也两腿一软,珍妮已经死了半年了,就算智能玩偶会说话,那又是怎么知道最近发生的事的?
  
  杰西卡躲在欧文怀里:“你说那个女巫是不是真的把珍妮的灵魂封在玩偶中了?”
  
  欧文不耐烦地吼道:“就算是又怎样?那不过就是个玩偶!”说着,他打开了壁炉,把玩偶狠狠地丢了进去……
  
  珍妮公司一年一度的新品展示大会就要到了,今年他们原本要展示的正是“珍妮玩偶”,但现在显然不可能了,欧文对外宣称“珍妮智能玩偶”的研发因客观原因中止了,公司将展示另一款新品。
  
  展会当天,欧文提前到了展示厅,当他看到展柜上的新品玩偶时,他的整个人都定在了原地,背脊骨阵阵发凉——“珍妮玩偶”又出现了!
  
  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把欧文震得一哆嗦,电话里传来杰西卡歇斯底里的声音:“珍妮,不,是那该死的玩偶,它自己走了!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我在壁炉边看到了一连串玩偶的黑色脚印,一路从宠物通道走出了别墅!”
  
  欧文甩掉手机,上前几步,从展示柜上一把抓起玩偶,发现玩偶的鞋底果然沾有炉灰,欧文瞪大了眼睛,感到脑袋“嗡嗡”直响。
  
  回到办公室,欧文把珍妮玩偶放到桌上,他开始以一种非理智的思维来分析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他坐在玩偶面前,神经兮兮地说道:“珍妮,是我,就是我策划了你的车祸,但你现在寄身在一个玩偶中,是没法对我构成实质性的威胁的!我还要去找那个白袍女巫,我要买通她,我要你永不超生!”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珍妮玩偶突然发了声。
  
  這时,展示厅的广播里正播放一段非常熟悉的声音,欧文意识到那正是自己的声音:“珍妮,是我,就是我策划了你的车祸……”乌鲁木齐哪治癫痫最好
  
  “欧文,警方正在展示厅等你,我本来只是想告你倒卖公司技术资料,但你既然坦白,我们不妨在你的罪名上加上一条‘蓄意谋杀未遂’。”这次珍妮的声音却不是从玩偶中传出的,欧文听得真切,说话的人就在自己的身后。
  
  “不!这不可能,你明明已经死了!”欧文转身,果真见到了珍妮,他如见了鬼一般,脸色煞白。
  
  珍妮拿起桌上的玩偶,叹了口气:“欧文,我们的婚姻虽然走到了尽头,但并不意味着我要将你踢出公司,可你不断把公司核心技术出卖给竞争对手,我才不得已将研发部迁移到了胡克山区……”
  
  原来,运用巫术制造“珍妮智能玩偶”只是珍妮设计的一个迷魂阵,为的就是切断欧文继续接近研发部、获取核心技术的门路。但让珍妮想不到的是,欧文竟然起了杀心。半年前的那天,她播放试验款玩偶的实况录音时,无意中听到了欧文的诡计,于是她将计就计,伪装了车祸现场。至于威廉古堡的巫师和足以乱真的化装术,则多亏了与她合作多年的电影公司,那些“巫师”可都是专业的演员。此后,珍妮一直躲在胡克山区研发部,一方面继续完成“珍妮智能玩偶”的研发工作,另一方面,她也通过公司几位亲信的帮助,伺机搜集着欧文的犯罪证据。
  
  欧文仍不甘心:“我明明已经把玩偶扔进了壁炉,可为什么它还会出现在这里?壁炉周围的脚印又是怎么回事?”
  
  珍妮笑了笑,说:“为了更好地陪伴玩家,珍妮玩偶的制作采用了防火、防水的新材质,也植入了定位防盗的应用程序,当然,还有一点,我们从未放弃传统玩偶的远程遥控功能。”说着,珍妮把玩偶放在地上,然后拿出手机操作起来,“玩偶珍妮”立即响应,开始朝着欧文走去。
  
  欧文看着那可爱的玩偶,竟感到从未有过的恐惧……

标签:珍妮,玩偶

上一篇: 去敲幸福的门

下一篇: 男女梦不同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ckcot.com  笔下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