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我用煎饼打败你

来源:笔下文学网   时间: 2019-09-19

  一、富二代的任性日子
  
  一段题为《煎饼哥求爱记》的视频,迅速在网络蹿红,彻底地将赵小雨那滋润惬意的小日子给扰乱了。她在家里,网民打电话来骂她;她到街上去转悠,身边总有人指指点点。
  
  赵小雨以前既幸福又骄傲。她爸爸赵敬业是“敬业房地产公司”的老板,身为富二代的她还长得非常漂亮。前程什么的她都不用担忧,每天在家里上网,玩游戏,日子过得很快乐。
  
  家里只有父女俩,她爸又天天呆在公司里,所以,干脆将家安在公司了。公司门口一年四季摆了个煎饼摊子,白天是个妇女守摊,晚上换小伙子了。这儿的煎饼真的称得上美味,赵小雨父女俩都爱吃。
  
  敬业房产公司门口地段好,煎饼又好吃,所以煎饼摊的生意一直很好,特别是傍晚那段时间,要买一张煎饼总要等老半天。但赵小雨不用等,她每次去,甭管前面有多少人候着,小伙子总是将刚起锅的煎饼卷好,塞给她。她知道这小伙子在巴结她,以为人家是占了她家地段的缘故,哪知并非如此。
  
  有天晚上,她在家里玩游戏,老过不了关,心里烦,就出来买煎饼吃。那时已经比较晚了,摊子前没几个人。卖煎饼的小伙子没像往常那样优先给她,反而在那里煎别人的,让她等着。她心里不爽,但也等着。等到别人都拿到煎饼走了,小伙子才将煎饼给了她。她扔过去十块钱。一个煎饼三元钱,她等着找钱。小伙子却将她的十元钱塞还给她,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我不收你的钱。我喜欢你,我早就爱上你了。”
  
  赵小雨愣在那儿,觉得像是被人占了便宜,当即鄙夷地斜睨着人家,奚落道:“就你,也说喜欢我?”
  
  小伙子要是有自知之明,听到这话,当然就住嘴了。可这家伙真不知天高地厚,还坚持:“其实你是不了解我,我觉得我们俩挺合适……”
  
  那拿了煎饼已经走了的几个人又走回来看热闹了。被人家这样围观着,赵小雨更加觉得受到了侮辱,她恼了,话就说得挺重:“你回家照照镜子好吧,你先搞搞清楚你是谁。一个卖煎饼的,也敢说喜欢我?还腆着脸说我俩合适?我呸!看看你身后的公司,那是我家的,我一天的花销,够买你这十个煎饼摊的。你咋像凤姐一样不知天高地厚呢?干脆,你去跟凯特王妃说,你配得上她得了……”
  
  她一生气,将十块钱甩在小伙子脸上,煎饼也拍在了摊子上,气冲冲地走人。
  
  本来这只是他们俩的事,可不知谁将这个场面拍了下来,还取了个哗众取宠的名字,叫《煎饼哥求爱记》,发到了网上。这下不得了,不但那视频的点击率像神九上天似的呼呼往上蹿,而且评论超多。许多网友开始骂娘了,说什么人人都有爱的权利,人家爱你,是瞧得起你,你不接受,也用不着侮辱人,不就是家里有俩臭钱吗,跩什么跩?
  
  更有好事的,将她给“人肉”了出来。哇嗬!一说她是富家小姐,高中毕业两年窝在家里什么也不干,只会玩游戏,那些仇富的人就可了劲地骂,说她要是离了她爸那俩臭钱,整个就一废物,还敢跟凯特王妃比?还敢瞧不起卖煎饼的?人家还能自食其力,她就一“造粪机”。
  
  赵小雨在家里是再也呆不下去了,她向爸爸提出,想出国留学。
  
  赵敬业求之不得,赶紧帮她办妥了手续,送去英国读大学了。
  
  其实赵小雨天生就烦书本,哪能读英国的大学呀,所以,读大学只是个幌子。爸爸为她准备的留学费用,她用来旅游了,从英国一路玩到意大利。到意大利时,她的钱就花得差不多了。
  
  赵小雨打电话回去要钱。赵敬业一接电话,老大不高兴,问她:“你在国外是读书呢还是享乐呢?怎么给你的几十万块钱用了不到三个月就光了?”
  
  她说:“要读书,当然也得要生活。国外消费高嘛。”
  
  赵敬业听到这儿开骂了,骂她光会花钱,不知道争气,骂到后来,撂下一句话:“我再也没钱给你了,你自己勤工俭学养活自己吧,不然,饿死得了。”吼完这句话,气愤地挂了电话。
  
  赵小雨知道爸爸的性情,刀子嘴豆腐心,无论话说得如何狠绝,最终还是会汇钱给她的。
  
  但这一次显然有点意外,赵小雨一天跑了两趟银行,卡上硬是没多出一分钱来。她有些来气了,把手机关了,这是她的杀手锏,屡试不爽的。高中时,只要爸爸不答应她的要求,她就玩关机、离家出走的游戏。不出两天,赵敬业就会慌了神,不但四处找她,还会一个劲地往她的手机上发短信,说满足她的要求,请她回家。
  
  赵小雨一连关了三天手机,这三天她仍在四处玩儿。第四天,她去了比萨斜塔,登塔的时候,她才打开手机,奇怪的是,手机上一条短信也没有。这有点不同寻常,是不是在国外手机收不到短信?
  
  疑惑归疑惑,赵小雨还是按计划登上塔顶。她在塔上,拿着两个橘子,也想学学古人,看两个橘子是不是同时着地。正在这时手机响了,爸爸的电话终于还是来了,只是来得不是时候。但她还是接了,可来电显示不是爸爸的号码,听到的竟是一个小伙子的声音,一开口就说:“赵小雨吗?我是刘元。”
  
  二、父亡心灰欲死不成
  
  刘元是谁?赵小雨还没反应过来呢,对方说:“我就是那个‘煎饼哥’。”
  
  赵小雨愣了一下,煎饼哥怎么知道自己的手机号码?还给自己来电话?她当时就不想接了,正要挂机,对方急着说话了:“你快回家吧,你爸死了。”
  
  “你爸才死了呢!”赵小雨那个火呀,这该死的煎饼哥真是阴魂不散,她气得冲手机吼起来,“你们全家都死光光了!你害我还不浅吗?还打庆阳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电话来咒我?去死吧!”
  
  她生气地掐断了通话。但对方执著,她刚掐断通话,手机又响起来,还是刚才那号码。赵小雨愤怒地冲手机嚷:“你到底想干什么?”
  
  刘元结结巴巴地说:“请你冷静。我说的是真的。你要是不相信,我发个图过来你看看。”
  
  很快,来了一条彩信,是家乡城市的一张晚报照片,赵小雨将照片放大,终于看到一篇报道的标题《政策严控,房产商的绝境是否到来》,底下还有个副标题——敬业房产公司老板跳楼引热议。她脑袋里“嗡”地一下,人就傻了。
  
  赵小雨倾尽卡上所有的钱,买了一张回国的机票,匆匆地赶回来了。走出机场时,煎饼哥刘元已在出口处等着她,叫了一辆出租车,将她领到了殡仪馆。
  
  赵小雨哆嗦着双手揭开盖在尸体上的白布,她就险些昏厥过去。不错,真的是她的父亲赵敬业。他的头颅几乎要裂开了,虽然经过殡仪馆美容师的精心整理,那样子还是惨不忍睹。
  
  在她的悲恸声中,刘元才断断续续说了是怎么回事。三天前的晚上,赵敬业突然从公司的楼顶跳下来,就跌落在刘元的煎饼摊旁,头部着地,几乎当时就气绝身亡了。
  
  爸爸好端端的怎么会跳楼?赵小雨不相信这个事实,她怀疑是有人谋害了爸爸,她要见公司的法律顾问李叔叔。
  
  李叔叔和办案警察就在外面候着,他们一一走进来。警察向她出示了死亡调查报告,证实赵敬业确实是自杀。至于自杀的原因,李叔叔告诉了她一个比爸爸的死亡更让她震惊的消息,敬业房地产公司破产了!可能赵敬业就是接受不了公司破产的现实,当晚,起草完《申请破产保护》的申请书后,一时想不开,跑到楼顶,跳了下来。
  
  赵敬业除了留下一份写完还没来得及寄出的破产保护申请书外,没给赵小雨留下一分钱,也没留下一句话,就这样匆匆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赵小雨彻底震惊了。在接下来办理父亲丧事的过程中,她完全像个傻子,整个葬礼是刘元和李叔叔两个人凑钱帮着办的。
  
  办完父亲的丧事,赵小雨已经无家可归了。她以前就是以公司为家,公司是租赁的房子,赵敬业到死也没能付清房租,房子被业主收回了。李叔叔见她无处可去,将她领到一家便宜的旅馆,为她付了一个星期的房钱,算是最后一次为老板的家人尽一点心意,然后就离开了。
  
  赵小雨在旅馆里一直昏睡着,三天后醒来,悲伤满怀,饥肠辘辘。现在她连买一口吃的钱都没有了。
  
  想想自己以前锦衣玉食,现在公司倒闭了,父亲不在了,自己连一口饭都吃不上,又没有一技压身,自己根本没能力养活自己。她越想越绝望,也越想越后怕,想着想着也奔旅馆的楼顶去了。
  
  她站在楼顶的边缘,正要往下跳时,胳膊却被人死死拽住了。回过头来才看到,是刘元死死地拉住了她。
  
  对这个昔日害得她身败名裂的煎饼哥,她已经恨不起来。这些日子,人家一直默默地陪着她,要不是人家出钱,父亲的葬礼几乎都办不了。她一个劲地挣扎,刘元却一把抱住了她,将她拖离了楼顶的边缘,急迫地说:“我不能让你死。”
  
  “你不让我死?我怎么活?”她茫然地看着他。
  
  刘元说:“我养着你。”
  
  “你养着我?凭什么?”
  
  刘元结结巴巴地说:“我说过,我喜欢你。我也养得活你。”
  
  “就凭你……”赵小雨说到一半住了嘴,人家现在倒真有资格说这话了。落难的凤凰不如鸡啊。现在是个人都比她强。她的眼泪又流了下来,摇了摇头,她的心已经死了,父亲没了,公司没了,她还活个什么劲?她既没有活下去的条件,也没有活下去的理由。
  
  刘元说:“我觉得你就是想死,也得替你爸爸报了仇再死。报仇,就是你活下去的理由。”
  
  “报仇?报什么仇?”
  
  刘元说:“你就不想想,你爸好端端的怎么会破产?他是被石鹏给骗了。你爸公司的财产,现在都变成石鹏宏大房产公司的了。你爸他着了人家的道儿,又没办法将财产夺回来,才一时想不开,走了绝路。”
  
  赵小雨惊呆了。她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刘元说:“我是猜的。因为,你爸爸正在建的祥云小区,现在成石鹏的房产了。如果你爸爸是将那个小区转让给了石鹏,石鹏就应该付他很多的钱呀,那他怎么会破产?除非是你爸将祥云小区无偿地送给了石鹏才会有现在的局面。所以我觉得,你爸爸是中了石鹏的圈套。这事情我是局外人,无法弄清楚。你要想知道细节,看来只能找你们公司以前的法律顾问了。”
  
  赵小雨骇住了。以前她一直沉浸在悲伤和绝望之中,倒没认真想过自家公司是怎么倒闭的,现在听刘元这么一说,这事情确实有蹊跷了。
  
  她暂时打消了自杀的念头,她得将事情弄弄清楚。
  
  三、为报仇,求生存
  
  赵小雨去找公司原来的法律顾问李叔叔,将刘元说的话说了。
  
  李律师说:“你爸确实与宏大房产公司的石鹏签订了祥云小区工程的转让合同,而且,按照合同规定,宏大公司不但不用向你爸付钱,你爸还得付给宏大公司30万元。”
  
  “什么?我爸还得付钱给石鹏?”赵小雨傻了眼,她要看合同的原件,李律师拿了出来,一看合同,果然,赵敬业将建到一半的祥云小区工程转让给石鹏承建,从此后,祥云小区成为宏大公司的房产,由宏大公司与预定房子的住户交售,宏大公司不用付赵敬业一分钱,赵敬业却要付给宏大公司30万元。
  
  赵小雨虽然不懂生意上的事,但她不傻,董巧娥拜师石学敏院士,癫痫如何才能好祥云小区已经建到一半,前期投入已经砸进去几千万元,要转给人家,也得将前期投入收回来,她爸爸怎么不收钱倒倒贴钱将工程送给人家?
  
  不用说,这合同有问题!爸爸怎么可能签出这样的合同?但合同上明明就是爸爸的亲笔签名,还有敬业房产公司的公章。只有一种可能,爸爸中了石鹏的什么圈套。
  
  一想到这种可能,赵小雨就气不打一处来。要知道,石鹏原来是她爸爸的手下,是她爸爸一手将石鹏从普通职员提拔到副总的位置,石鹏后来翅膀硬了,就离开了敬业房产公司,去另立山头,开了一家宏大房产公司。怎么说,爸爸对石鹏也有知遇之恩,要不是爸爸手把手地调教,他石鹏如今能拥有自己的公司?
  
  现在他将爸爸的工程给吞了,这不就是恩将仇报吗,这石鹏还算人吗?
  
  赵小雨气得不得了,却一点辙也没有。回到旅馆,刘元又来了,赵小雨将情况跟刘元一说,刘元也怔住了,说:“看来我还真猜对了,果然是石鹏那家伙骗了你爸。”赵小雨百思不得其解:“我爸怎么就那么糊涂?拱手将工程送给别人不说,还倒贴钱给人家。天下有这么傻的人吗?”
  
  “当然没有这么傻的人。”刘元沉吟了半天,想出了答案,“你爸是老江湖了,怎么可能犯这样低级的错误?只有一种可能,你爸爸在签订这份合同时,人不清醒。譬如,石鹏将他灌醉了……”
  
  赵小雨问:“我现在该怎么办?”
  
  “你现在能怎么办?无凭无据,你拿石鹏一点办法也没有。唯一的办法,就是自个儿好好活着。只要活着,总能找得到报仇的机会。我保证,我能帮你将石鹏侵吞你家的财产给夺回来!”
  
  刘元说得信誓旦旦,好像他胸有成竹似的。赵小雨并不相信,他若真有这个本事,也就不会只是个卖煎饼的。但不管怎样,刘元前半截话是对的,要报仇,就得活着。
  
  一谈到活着,就面临着现实问题。网上那些人骂得不错,赵小雨离了她爸,几乎就是个废人,她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现在不知道该怎么谋生。
  
  “维持生计并不难。”刘元给她出了主意,“要不,你也摆煎饼摊吧,我教你怎么做煎饼。”
  
  赵小雨惊得大瞪着双眼。让她一个大小姐去干摆煎饼摊的活?刘元看出了她的犹豫,说:“你可别小看卖煎饼,一个煎饼可以赚一块钱,我和我妈原来每天要卖出400张煎饼,一个月也有上万元的收入。卖煎饼怎么了?不偷不抢,靠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再说,你不是要报仇吗?要报仇就得活着呀,要活着你总得干点什么吧。”
  
  的确,要活着就得自己养得活自己。她赵小雨现在还有别的路可走吗?她最终答应了下来。
  
  为了节省开支,赵小雨只得从旅馆搬到了刘元家里住,跟刘元和刘妈妈学做煎饼。学了才知道,刘家的煎饼好吃是有原因的,这对母子做煎饼,和面用的不是水,而是骨汤,用大骨熬出汤来,撇去大骨汤面上的油花再拿来和面。做煎饼用料也讲究得不得了。
  
  赵小雨还意外地发现,刘元的职业根本不是卖煎饼,他居然还是个学生,医学博士在读,他白天上学,晚上因为体谅妈妈摆摊辛苦,才接替他妈妈守摊子。怪不得他当初说赵小雨不了解他呢。
  
  赵小雨感到格外惭愧。人家当初向她示爱,她还那么羞辱人家,现在看来,是自己配不上人家了。
  
  做煎饼并不难,赵小雨半个月就学会了。难就难在要抛头露面去摆摊子。半个月后,刘元帮赵小雨置备了个煎饼摊,赵小雨怎么也鼓不起勇气。刘元眼一瞪:“你以为你还是大小姐呀?”一手推着摊子一手拽着她就出门了,直奔石鹏的宏大房地产公司而来,两个人就在公司的门口将摊子摆上了。
  
  万事开头难,真正将摊子摆上了,赵小雨也豁出去了。刘元说得不错,她已经不是那个锦衣玉食的大小姐,她得养活自己。她开始亲手做煎饼卖了。有人认出了她,也认出了刘元,那个快被人们遗忘的《煎饼哥求爱记》又被人们记起来了。富家小姐还真的被煎饼哥追上了,都跟他一起卖煎饼了,于是,来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生意自然也越来越好了。
  
  赵小雨渐渐习惯了被人们指指点点,只是有一点她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到宏大公司门口来摆摊?她问刘元,刘元成竹在胸:“只要石鹏能来买煎饼,我就能帮你将财产夺回来。所以,咱得给他买煎饼的机会。”
  
  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赵小雨是一肚子疑惑,但既然刘元说得那么自信,她也就由着他。
  
  在宏大公司门口摆摊摆到第三天的时候,石鹏还真来买煎饼了。他是认得赵小雨的,在等煎饼的时候,还直夸赵小雨这样自食其力挺好。赵小雨气得都懒得答理他,刘元却对石鹏格外殷勤,亲自动手给石鹏做煎饼。
  
  煎饼做好了,石鹏拿着煎饼上楼了,刘元对赵小雨说:“我们也该撤摊了。”
  
  撤摊?这么早就撤摊?赵小雨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刘元说:“我们是为什么来的?真的是来摆摊吗?咱是来报仇的!”
  
  赵小雨吓坏了:“你在石鹏买的那个煎饼上下毒药了?不然,怎么报仇?”
  
  刘元说:“药是下了,但不是毒药。跟我来吧。”他将煎饼摊收了,拉着赵小雨的手就进了宏大公司,径直来到了石鹏的办公室。
  
  四、报复人、仇人大逆转
  
  那个装煎饼的袋子已经空了,被扔在垃圾桶里,石鹏就坐在办公桌前,眼神涣散,他见刘元和赵小雨进来,木木的,一句话也没说。
  
  刘元看他那样子,轻轻笑了,然后关上了办公室的门。石鹏还是木木地看着他们俩,没有动静。刘元指着赵小雨,大声问石鹏:“你认识她吗?”石鹏点了点头。“她是谁?济南哪个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刘元又大声问了一句。石鹏呆呆地说:“她是赵小雨。”
  
  “那你认识我吗?”刘元指着自己的鼻子。
  
  石鹏木木地摇了摇头。
  
  刘元大声道:“我就是赵敬业,是赵小雨她爸,你小子居然连我都不认识?”
  
  石鹏站了起来,赶紧同刘元握手,嘴里结结巴巴地说:“是赵总来了啊。赵总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赵小雨蒙了,怎么会这样?刘元下什么药了,石鹏竟将刘元当她爸了?她想问问刘元,刘元拿目光制止了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份文件来,放到了桌上,说:“我来呀,就是叫你将这文件给签了。”
  
  石鹏呆呆地坐下来,拿起笔,看着文件,呆呆地念:“祥云小区工程转让合同……甲方:宏大房产公司;乙方:赵小雨……甲方自愿无偿地将祥云小区工程转让给乙方……”
  
  赵小雨呆住了,刘元说要帮她夺回财产,就是这样夺啊?
  
  这时,就听石鹏问话了:“我为什么要无偿地将祥云小区的工程转让给赵小雨呢?”
  
  他这一问,刘元呆住了,他没料到石鹏还会提出问题,他当下脸一沉,道:“祥云小区的工程本来就是我无偿转让给你的呀,你现在还给我的女儿是应该的。”
  
  “你的女儿?你不是叫刘元吗?赵小雨怎么成你女儿了?”石鹏沉声问起来,舌头也不结巴了,眼睛也有神了。
  
  刘元一见这架势,愣了一愣,就见石鹏拉开抽屉,“啪”的一声,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煎饼,拍在桌子上。一看那煎饼,刘元慌了神,拉着赵小雨的手就想往外走。石鹏却一拍桌子,大吼一声:“往哪走?”喊声一停,门就开了,两个保安走进来,抱着膀子堵在门口。一见这架势,刘元一下子慌了神。
  
  石鹏站起身来,一步步走将过来,愤怒地瞪着刘元,厉声问:“问题是不是就出在这煎饼上?你在那张煎饼里下了什么药?”
  
  刘元脸上的汗都下来了,做声不得。石鹏冷冷一笑:“你不说也没关系,我送到公安局去,自然化验得出来。我问你,你就是这样害死赵敬业的吧?”
  
  一听这话,刘元瘫了下去。
  
  赵小雨彻底蒙了,是刘元害死爸爸的?这是怎么回事?
  
  石鹏仍然非常气愤,说起了事情的经过。
  
  前些日子,赵敬业与石鹏签订了在建的祥云小区转让合同,石鹏接管了工程,但赵敬业承诺的30万元一直没能到位。有一天,石鹏就去找赵敬业,去的时候,正发现刘元狼狈地从赵敬业的办公室里退出来,这刘元的打扮非常奇特,居然戴着女人的假发,扮成个女人的样子。
  
  就听到赵敬业在办公室里拍桌子破口大骂:“我以前还以为你小子挺不错的,想不到你也在打我的主意。你戴个假发我就当你是我女儿赵小雨了?我就将我公司的钱转到你给的账号上?你以为我老糊涂了?你要是说你是别人还可以,你说你是赵小雨,我一分钱都不会转,赵小雨是什么人,她就是个败家子!除了会花钱还会做什么……”
  
  听赵敬业的口气,似乎是刘元在假扮赵小雨,让赵敬业将公司的财产转给他。但这怎么可能呢?谁会连自己的女儿都认不出来?
  
  当时石鹏并没多想,只是觉得赵敬业正在火头上,这时候进去跟他提钱的事,有点不合适,所以就转身回家了。
  
  可是第二天,却传来赵敬业跳楼自杀的消息。到这时候,他就不得不琢磨了,赵敬业的自杀和破产太让人意外,赵敬业的钱哪里去了?他一下子想到了赵敬业骂的那些话,再想到刘元装扮成个女人从赵敬业的办公室出来,他的心就一惊。他派人去打听刘元的底细,才知道,刘元其实是个在读的医学博士。
  
  刘元会不会利用什么药物,让赵敬业丧失了理智,最终将公司的钱全转给了刘元,等他清醒过来,悔之晚矣,才绝望自杀?所以,他请求法医解剖赵敬业的尸体,但遗憾的是,法医最终并没从赵敬业的尸体里提取到什么……
  
  石鹏说到这里,赵小雨已经有些回过神来,她瞪着刘元,恍然道:“我有些明白了。你刚才在给石鹏的煎饼上下了药。如果石鹏吃了那煎饼,你让他干什么他就会干什么,对不对?”
  
  事已至此,刘元脸色苍白,低下了头。
  
  “那是什么药?”石鹏厉声问。
  
  “麦角酸二乙酰胺,一种无色无味的致幻剂,人只要吃了不足一粒米那么一点分量,就会产生幻觉,分不清现实和虚幻。”刘元无奈地答。
  
  赵小雨叫起来:“你给我爸也在煎饼里下了药,所以,你装扮成我的样子,想让我爸以为你就是我,好将财产转给你,对不对?”
  
  刘元舔了舔嘴唇,不做声。赵小雨已经愤怒了,怒吼起来:“我爸是被你害死的!他产生了幻觉,分不清现实和虚幻,才跳楼自杀的。你这个杀人凶手!”她上去疯狂地揪扯刘元的头发,刘元也不反抗,默默地忍受。
  
  可是,既然如此,他干吗又要一犯再犯,对石鹏下毒呢?如果他不故伎重演,也就不会自我暴露呀。
  
  五、疑凶也非真凶
  
  众人将刘元送到了派出所,面对警察,刘元才道出了他再犯的原因。
  
  他从赵敬业那里,并没弄到一分钱,因为当时他装扮成女人进去说他是赵小雨时,赵敬业就开骂了,既骂他,又骂赵小雨。他这才知道,赵敬业还没吃煎饼,所以他只能狼狈地退了出来。
  
  退出来时,他碰到了石鹏。他以为石鹏一直呆在里面,所以就没敢再进去。
  
  赵敬业死后,他才听人说,赵敬业破产了,建到一半的祥云小区也转给了石鹏。他这时才不得不怀疑,他走后,赵敬业吃了煎哈医大一院癫痫科好不好饼,产生了幻觉,所以才与石鹏签了工程转让合同,也就是说,自己处心积虑,却让后来的石鹏捡了个大便宜。
  
  “所以你就让我到宏大公司门口卖煎饼,好故伎重演,让石鹏中毒产生幻觉,你就可以将祥云小区的工程夺过来,最终得到好处对不对?”赵小雨怒问。
  
  “不对。”刘元还嘴硬,“我不是为我自己,我是为你。”
  
  “为我?”赵小雨气极反笑,“你还有这么好心?”
  
  刘元说:“不信的话,那你再去看一下我打印的合同,上面清楚地写着呢。”
  
  “既然你是为了赵小雨,那么,你一开始为什么又会对赵敬业下手呢?”警察再也忍不住,问了他。
  
  刘元说:“事到如今,我怎么说你们也不会相信,你们只会说我是自我标榜。但说心里话,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占有赵家的财产。我只是想出一口气。”
  
  刘元娓娓道来。
  
  他当初向赵小雨求爱,是真心的,因为他被赵小雨的美貎给迷住了。想不到,赵小雨却那么羞辱他。仅那样也就算了,他总算认清了赵小雨不值得他爱。但不知谁将这拍成视频,放到了网上。结果,他挨了很多人骂,说他没有自知之明,一个卖煎饼的也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说什么难听的都有。弄得他好些日子不敢出门,一出门人家就指指点点,讥笑他。
  
  他后来弄清楚,赵小雨只不过是一个仰仗家里有钱其实什么都不会的女孩,他心里的火气更大了,就你那条件还羞辱我?还让我里外不是人?你要是离了你爸那俩臭钱,什么都不是。所以,那天在跟导师做实验接触到麦角酸二乙酰胺时,他一下子有了灵感,可以用这东西让赵敬业产生幻觉,让赵敬业将公司的钱全转到红十字会的捐赠账号上去,让赵家一分钱也没有,看她赵小雨还怎么神气!
  
  所以,他真的这么做了,哪知道没能成功,反而便宜了石鹏呢!
  
  赵敬业死了,他才后悔起来,赵敬业一定是将家当都转给了石鹏,才一时想不开跳了楼。他非常自责,特别是看到赵小雨绝望得要跳楼,他的自责更深,他终于认识到自己犯下的罪恶,所以他要尽力弥补自己的过错,所以才想到以同样的方法将工程从石鹏那儿帮赵小雨夺回来……
  
  刘元讲到这里,首先不服气的是石鹏,他跳了起来:“胡说八道!赵敬业什么时候将家业转给我了?那个祥云小区的工程合同,是在此之前我就和赵敬业签下的,你下药的那天,我根本没进去与他见面。”他说着拿出了那份祥云小区的工程合同,上面的日期确实是在赵敬业死前半个月签的,而且合同还有副本,副本上注明,祥云小区大部分房产已经被预售出去,预售款都在赵敬业那儿,所以,赵敬业将工程转给石鹏时,才不需要石鹏付钱,反而要付给石鹏30万元。
  
  既然是这样,那么,赵敬业公司的钱又去了哪儿呢?
  
  六、遗书让真相大白
  
  刘元因为有致人死命的嫌疑,被关了起来。赵小雨还是回去卖煎饼,虽说她恨刘元害死了她爸,真不想经营刘元教给她的营生,但除了卖煎饼,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养活自己。
  
  赵小雨恨刘元,但更多的是自责,要不是当初自己羞辱刘元,哪有这样的结果呢?更何况,她实际上哪里有羞辱刘元的资格?
  
  其实,现在最让她心里犯嘀咕的是她爸爸怎么会破产的,钱去了哪儿。她必须去搞清楚这些事,这是她活着的使命,但她真的不知道要怎样去搞清这些事。
  
  大约半个月之后,有一天,一个男人一瘸一拐地走到赵小雨的摊子前来找她,她定睛一看,居然是以前敬业房产公司的房东,见他腿上有伤,赵小雨愣了一下,问:“你的腿怎么了?”
  
  房东叹了一口气:“被我家的宠物狗给咬的。”
  
  宠物狗会咬主人?赵小雨真的不大相信。
  
  房东苦笑起来:“你爸去世后,我不是去整理房子吗,我那狗从垃圾桶里衔出一张煎饼吃了,也不知怎么的,就发了狂,扑上来咬我。下口可狠了,医生说,我那狗可能是得了狂犬病,最终只能将狗给打死了。那狗也真是的,进去时还好好的,还知道找东西吃,怎么突然就狂犬了?”
  
  说着话,房东给了她一封信,说:“这是邮局退回来的,信封上是你的名字,我就给你送来了。”
  
  接过信,赵小雨愣住了:是她爸的笔迹。她爸给她的信,寄到了英国她谎说留学的那所大学,想必查无此人,又退了回来。
  
  她迫切地拆开信,才看了几句,泪就下来了。只见信上写着:
  
  “小雨:这是爸爸最后一次给你写信了。因为爸爸投资失误,将人们预购房子的房款,全押到权证上,结果亏了个一无所有,现在,我连祥云小区都建不下去了,可人们交了钱要房子呀,怎么办?我只能将工程转给了别人,自己还欠下银行一屁股债,我只能一死了之了。我以前一直下不了寻死的决心,是因为放心不下你。但就在刚才,我接到了你的电话,你又向我要钱,让我一下子想通了,我活着真的没有意义,纵然有一天我能东山再起,我也是培养了你这么一个废人啊,说不定我死了,你没人可靠,还不得不自立了呢……”
  
  看完信,赵小雨总算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她一下愣在那里:并不是刘元害死了爸爸,是爸爸自寻短见!不,是她!应该是她这个不孝女害死了爸爸!爸爸希望她能自立,如今,她倒真学会自立了,她能靠卖煎饼养活自己了,这是应该感谢爸爸,还是应该感谢刘元?
  
  一想到刘元,她的心猛地一沉,刘元还关在派出所呢,她赶紧没命地往派出所跑去。

标签:我用,煎饼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ckcot.com  笔下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