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散文随笔 雪悟

来源:笔下文学网   时间: 2019-09-19

雪悟

一个激凛,那冷是入骨的。大寒节气,应了几千年的惯例,当也重复着几千年的故事,似是亘古不变的,就有了探究好奇的童心,却绝难憾动那天地神灵左右的世界。

灰蒙的天空,档住了天帝的喜怒哀乐,压得心沉沉的、情郁郁的,失去了青春的活力,中年的睿智,该是暮归的老牛,不敢回首,也不能眺望,慢慢地、深情地、依恋地辩说那曾相件的野草,却也变得枯黄,迟暮的世境,那能有悦愉的心情,回品那风雨度年的日子,我老了。

盼着来一场雪,带来上帝的哭泣与神灵的笑脸,似是相对、矛盾,却总是这样的演绎着,演绎着自然、演绎着世情、演绎着心灵的诉说......

盼着雪,实是时常想起雪,那是一种喜悦、识赏、思念和寄托。幼稚无感的时候,只是好奇的心情,也是初识自然的时候,拥着那洁白的世界,以洁白的心情去认识这个世界,就象雪一样的纯白,偶染上一点灰烬,也是无知无觉,美好的童年总是在成年知觉美好。无知无觉的美好。

渐于长成,当知雪的冰冷无情,美好的记忆里留下了一点不知祸福的不祥,农家之弟为着秋天的辛劳,临着即已被霜沥的菜苗,又被雪浸溢着,显出了切心的关怜与无奈的痛苦,盼着那菜苗渡过那磨难的一关。

搓着粗砺的手,偶一眺望,窗外已是飘着雪花,还带着点噼呖声,那一株茶花欲动欲止的、欲诉欲泣的,静静地思索着该做些什么,就是小雪珠打在身上,也无知无觉,就这样深情的沉思,更是漫无边际似林芝癫痫病应该如何治疗的,可能要假此时间,才能从漫长的人生中惊醒过来,说着无关心迹的话。那玫红的茶花在一片灰色的空间张扬着全身的美丽,远远望去显得太过的张扔,与那墨绿色的叶片已是不能相伴相生,苦了那枝叶的尽力支撑,换来一点玫红的美艳,而枝叶无尽的付出着,在那雪的世界里顶着凛冽的寒风,迎着刀削似的雪珠,无声无息地苦敖着雪儿的洗礼,为着那寄托在自身的一点美艳,无怨无悔,让那花儿的依附,来慰籍自己的心灵。

看着、听着,在疑惑中不知度过了多少时光,常惋惜虚度了自己的人生,经历了那么的风雨,还是不懂那段时光的价值,只是忆着、品着那时光的甜酸苦辣,时而耿耿于怀,不停地追问着人生究是谁主沉浮,找谁索回那宝贵的时光?那一个喧哗、一潭碧静、一处灯火阑珊的远方,不曾给予心满意足的回答,盼着那一缕明艳的光,眼前却总是一片阴蒙,只能静静地看着、听着,却不能静思,只是遐想着一个不着边际地梦。

轻曼地摇着那枝叶,定是轻拂的风的杰作,不知是故作伎俩,还是本原的习性,我不想去苦思追究,其实它不能改变自己,却总被外界作弄自己,显出了无奈又不能伸张的冤屈,可贵的是风从来没有辩说,善良的本性使它不想辩说,还是那风的习性,在寒冷的冬天,确如夏天一样深情的轻拂着,绝不想到别人的感受和抱怨。枝叶诉着冷,风却一如既往地舒展着惬情。

悠悠的雪,轻盈的回旋飘舞着,买弄着全身的风情,买弄得满天的轻歌曼舞。被雪花拥着,吻着,点点入心入骨的寒,收取了全部的心情,只感冷凝的气场挟裹着全身,难能享有这歌舞的轻快、愉悦,也不敢享受这样无心无肺地气场了因脑颅外伤导致癫痫约三十年一直靠卡马西平,要去哪里治疗比较好,只能探着前行的路,暖着那一片砖瓦下的亲情,变得无尽地渺小、无奈,失去了豪情,失去了轻视傲慢的豪情。

一只黄雀在不远处的树梢上紧张地探望着,不通它心当不知它意,想是在雪天有一个沉重的心思吧!看着鸟儿的欲为,虽是不解,我却又偶而忆起米拉山口的那雪、那景、那情。盛夏七月的雪在米拉山口却是常事,高海拔的景色是特有的、瞬变的。米拉山口的雪与江南的雪是不同的,绝不会那江南雪的轻曼温柔,满是一股男子汉的气概,硬朗得无时不给你力量的体验,却不会给你力量的源泉,你需要的是对生命的敬重。那雪花、雪珠打在脸上是生痛的,因痛而使你不觉得冷,更是激起一股抗痛的力,无形无意中使你在米拉山口成就了顶天立地的汉子。我伫立在米拉山口,虽是漫没在一片幽蒙的混沌之中,还是挺着身躯,享受着那雄伟的风情;低视着山坡下的圣湖,享受着幽蓝的梦幻;追循着远处的坡上点点黑影,享受着牦牛不畏世情的豪放;目抚着满坡的枯黄,享受着那枯黄包蕴着翠绿的生命,使米拉山口收敛着一片生机盎然`````米拉山口的神灵拯救了我,涅磐重生的欲火,唤起粗壮的手,雄浩的心,瞥瞰那苍茫大地的芸芸生灵,我解脱了,是那生硬无情的雪解脱了我。

雪是有灵气的,会通人性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雪又何不是造就了一片悠悠心、戚戚心,不知留下了苦难,还是留下了温情?无影无踪,我却依然如故,不管江南的柔情,还是高原的生硬,容纳这个世界,先得容纳自己,容纳一个自主地、无关他意的自我。

聆听着雪的细说,已是灯火阑珊,看着不休的嘀嗒声,时间似是不懂人性地、任性地放任着秦皇岛羊癫疯医院怎么样自己,刚至酉时,已是天色苍茫,人们已是闭定点灯,更是添加了雪天谧静与无奈,而阖家叙论茶饭,不着边际的说教,随心所欲的传着道听途说的怪事,一副正经地说着人生哲理,没有了间隙,忘却了艰辛,存下的唯有血缘过去的亲情,就象雪一样洁白、交融、倾漫,没有了追求和向往,融融地让时光流走在一个神说的空间,不曾想到上天堂地狱,过着神仙般的生活,也因了雪的原始无知,无私的高贵,这是无赋的权利,应该拥有。

暖暖的,绝不再有在雪天踽行的感觉,当也忘却了经受的不吝,可惜这样的时光总是在瞬时消去,还是想静心地听听雪花的飘落声,辩听那小车的细语,麻雀的愁苦,惦记着那一株茶花的枝叶,怜惜着花朵在雪天的磨难,却又不忍摘下护在胸怀,想着让花儿那一点艳红在灰蒙的夜空,在雪花的拥簇中溢放出更加的艳丽,震憾这灰蒙的夜,盖过那溲舞的雪艺,让世人铭记那花儿的美,花儿的做人,花儿的伫放情殇,更让人铭记那花儿孕育历程是天地间炼狱的的磨砺,那花儿的泪,那花儿的血,那花儿的情思的伫放。

狂风乍起。腊月的风是别样的,虽不柔情,也不狂暴,显出了所有的内敛,而这样的内敛会给人留下不忘的经历。无声气息的风啸唳着,而夹着雪花的风乍起的时候,会使人肃然寒泣的,那旋转着的风,裹着雪范围着周身,使你对周围的一切都忘却了,甚至短时间忘却了喜悦、痛苦、喧泄、沉思,而完全被乍起地啸唳着的风牵着你的思绪,为着那冷而参泣不已。自然的,也是必然的,总会有这样的候象,总会有这样的瞬间,这样的雪天,终还会悠悠地飘起雪花,舞着风姿,告别天空,涌向大地,何不象人的经历一样,不哪家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病能为自己所左右,能左右的只能是属于自己的喜怒哀乐,假如想着随性,那能违得了这轮回的天律。

刹时阳光溢满原本灰蒙的天空,当雪想全身心地拥抱大地的时候,阳光不知是应了谁的呼唤,受制于谁的使唤,不解风情地带来了一时的好心情。那光儿显得夺目、刺眼,更使那磊落在低坑、沟旁、墙角的雪儿,在的光的普照下,显出了痛楚的无助,无奈地随着一股股阴风晒落在阳光下,隐没在无私的大地,蕴育着一粒已被遗落的种子,来春定会萌发出绿芽,抽出那瘦弱的花蕾,那鲜白的花也会象雪花一样伴着阳光,随着暖风,洒落在大地上,去完成孕育新的生命的天命,呜呼!生命是那样的脆弱,却又是绝顶的顽强,在时光的变迁中,不变的是自己的秉性和性格。

蒲公英的种籽被风玩弄得无纵无欲,却总能找到一点瘦土,生根发芽,开出洁白的花,定不艳丽,却为着那白,勇敢地经历春、夏、秋、冬,经历孤寂、无助、苦难,经历得无视神灵的律令,那种情愫的畅漾,会是在痛苦中自解自泄,能排解所有的不吝,走入自己认定的天空。

天空中那条条光艳,炽着我的眼,但那不是我的追求,我喜欢那陋士,那残雪,那蒲公英的洁白花絮,也喜欢尖砺的冽风,会使我变得沉静,甚至沉默,让皮肤崛起粗砺的痕,敞开胸膛迎着不知凶吉的世界,走一条蒲公英的路,被人踩在脚下,照样不屈地绽开花儿;走一条雪花的路,被阳光融化,照样涌入大地孕育那不知名的种籽;那才是我自己,虽是奢求,但那是我的天命。

标签:冬天散文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ckcot.com  笔下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