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可以再叫我一声师傅吗 _影视书评 _散文在线_蜀韵文学网

来源:笔下文学网   时间: 2019-07-16

     今天早上天气很好,就去公园玩了会儿。下午才回来,玩的很开心。走了许久的路,额头也出了汗,连头发也湿润了。于是又去了理发店。当我走进来时,听见有人叫了句:“师傅,理发。”一句师傅普通而又平常,而使我想起了高中的一些事。高中经历的“磨难”,让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当我闭上双眼,那时的情景出现在我的脑海。 

     我是个爱文艺的南方男孩,多么荣幸和她在高中认识。她欣赏又羡慕我的才华,于是叫我作师傅。我知道我没那个福分。但是,能有一个欣赏自己的徒儿何乐而不为呢?我们在一个班,刚开始关系虽然不是很好,但是每一次听着她叫我“师傅”时,我心里乐滋滋的。她那甜蜜的笑容,如月光洒在我的心窝。认识她是我的荣幸,能被你叫一声“师傅”是我此生最大的财富。 

     她有时特别爱笑,笑的是多么地灿烂;她有时特别调皮,调皮的像个小精灵。你还记得英语课默写单词吗?十个单词我要分开默写,调皮的你看到了,非要我一次性默写玩,不然就要告诉班主任。我没有办法,只得硬着头皮继续默写。当她的闺蜜看见了,心软“宽恕”了我,叫我分作两次默写。我当时是多么地兴奋,拿些橘子给她们吃,这不是“贿赂”。可你不要我给的橘子,而是微微一笑说:“你好好玩,我不吃橘子,刚才跟你开玩笑的,你看你的汗都就出来了。”这么古怪的小精灵,竟敢跟我开玩笑,我还不知道。从此,她可爱又调皮的形象在我的心里留下了。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圣诞节来了。估计是下午的时候,我看见你和几个徒弟行为诡秘,你叫我过来有事,我高兴地走了过来。没等我问什么事,你们几个调皮的精灵一把面粉撒在我的头上,我顿时懵了,面对你们四个精灵,我只得躲起。我以为万事大吉,没想到你们躲在角落里等我出来,又是一把面粉撒开,无奈的我只好又一次躲起,这次好狼狈,竟然怕四个小精灵,躲进了厕所,这一次我想你不会来了,我在厕所呆了少许,外面没有了响声,我这才出来。

    我目空一切,心中洋洋暗喜,谁知道四个“小精灵”又一次的出现芜湖癫痫临床治疗方法,面粉如雪花撒落在我的头上,顿时如白发老翁。我说不出话来,一味地拍打身上的粉末。我还清楚记得你说的那句话:“好啦,我们不为难师傅了,不然师傅会生气的。” 

     那句话我怎么也忘不了,每当我吃着面食时,我就想起这一幕,每当我去厕所时,我就有一种情景再现的感觉。这不是吹牛,这是亲身经历,无法忘却,在心里留下烙印。 

     我是个爱好文艺的男孩,诗词歌赋肯定是最喜欢不过了。当你看见我在写诗时,你就撒娇要我给你偶像写首诗,一首简单的宋词作罢,你该还不满足,还要给你写一首诗,当你看着我写好的诗时,我又记得你说过的那句话:“师傅,是‘菁’,不是‘青’,你写的河边杨柳甚青青,写错了。”

      我听着你那甜蜜的叫声,我如醉如痴,只能把‘青’改成‘菁’。我已忘记这是你多少次叫我师傅,也忘记了这是你多少次对我微笑。也许你真的把我当作你最佩服的才人,也许你把我当作你最敬佩的师傅。我知道我的才华不怎么样,但是你也一直叫我做师傅,多次要我把自己写的最好的诗篇拿去给你母亲看,这点让我很感动,一首首不起眼的诗歌,一首首杂乱的诗句,你都带回你母亲的话:“师傅,我母亲说了,你写的诗还可以,就是有错别字,还有就是,有点不是你这年龄段写的。”我知道自己的写作水平,我曾给自己一个称号“农村诗人”。我想到什么写什么,会写什么就写什么。没考虑那么多,你说的这些让我受教了,终身受益。 

      后来,我慢慢又发现了,你不仅仅是小精灵,还是个“好奇鬼”。每次跟我说话,总说面带三分微笑,也许这是你平易近人独特的特点。三年过去了,你还记得你好奇问我的话吗?:“师傅,你有女朋友吗?你的初恋还在吗?你有喜欢的人吗?你真的喜欢余…吗?”每一次你笑着问我的时候,我总是沉默,沉默又沉默。 

     我也是个爱文艺的男孩,戏曲也是我的爱好。那年我们高一,吃完中饭就在就在花园排练节目,由于学校怕糟蹋花草,所以不能去了,我们就在科教科里排练,这一排练癫痫病人能结婚吗,留下了无法忘记的回忆。 

     这你是第一次穿上古装戏服,你扮演国太,也就是太后。你总是嫌弃衣服不好看,你总是说台词太少了,要加台词,你总是说国太不漂亮,太老了。下次你定要我给个好的角色。可是这次演完你再也不肯演了,不知道什么原因,也许是你累了,也许是我的缘故吧。 

     你很活泼,也很调皮。还记得平安夜给你送苹果时,你要我给你写诗。我在犹豫,到底先给谁,最终还是给了大徒弟,依稀记得你说的那句话:“师傅,为什么我是第二个收到苹果的?” 

     这句玩笑话,这点撒娇逗我的词语,深深留在我的脑海。我们很少聊天,一般都是你先叫我师傅,我们才搭话。每次你问我初恋是谁?初吻还在吗?我总是避着不答。当你看见我在玩手机,又亲切地问一句:“师傅,把你手机借我一下咯” 我不知道你要借来干嘛,我很怀疑你的调皮,怀疑你的“好奇”。于是只能说没电了,你又说我偏心,每次借手机不是没电了就是坏了,借给男的都肯,借我就不肯,太偏心了。这一切你也许不陌生,也许还有些记忆,我们师徒经历太多了,虽然算不上终身难忘,但是那一段高中经历,使我此生难以忘怀。你还你们四个是怎么叫我“师傅”的吗?还记得你们是怎么参加文艺演出的吗?还记得你上课学猫叫吗?还记得你问我为什么要捡破烂的吗?还记得你曾几次把我的诗篇带回去给你爸妈拜读的吗?又是否还记得你告诉我你爸QQ不加陌生女的,你母亲的QQ不加陌生男的吗?等等这一切,我记忆犹新。

    看着是小事,我们什么都聊,什么都说。记忆它是白云,抬头可见,回忆它是流水,俯首可看。往事它是血液,注进我的心脉。那一段历历在目,时光流逝,记忆还在。我记得拿过你的手机玩,你吩咐我不可以乱看,调皮的我翻开了短信,惊奇发现我送给你生日的诗,你还保存在,我太感动了,当我往下翻时,看到了‘情人’这个备注,我就问情人跟你什么关系,你微微一笑,要回了手机。 

     高一所发生的事远远不止这些,让我最难忘的是高二,人生淮安癫痫病治疗贵吗最悲痛的岁月,我经历过了。 

     我把你高一的剧照发到了贴吧,你顿时发火,打了个电话我没接到,于是一句粗话短信来了,之后我们再也不说话了。我知道错了,但没机会及时跟你说抱歉,真的是我忘记了,忘记了贴吧这回事,当我记起来已经过去了几周,我发现我们不说话了,于是我才想起贴吧的事。那次我给你发短信你不回,于是我又发QQ信息,你回了:“好咯,我原谅你了。”看到后我高兴不起来,我做错了的事无法弥补,于是我就想“赎罪”。每当我发说说时,必须写一首诗,或是一首词,每首诗词中都包含你的名、字、外号、角色。足足一百首诗词写完,我才敢看你一眼,于是有人误认为我“喜欢”了你。他们哪里知道在我的心里,你是我最懂事最听话的徒弟,我把你当作亲人看待,或许因为你的杨字跟我母亲同姓,这也许是出自一点“私心”吧! 

     随后你早上迟到每次要交钱,那天周末下午,我收到你一次两块钱的罚款,我的心不好受。还有你大老远的打的过来早读,迟到了,我又怎么忍心收我徒弟的钱呢?每次你交给我罚款我都叫你拿回去,你偏要给我,我也再三推辞。你上课玩手机被发现了多次,罚款也交了不少,可是我不要你的钱,算是为自己“赎罪”吧!

    迟到要扣分,玩手机扣分,一个月下来你扣掉几十分,又要交钱,于是我划掉些你的分数,少写点被扣的分数,我这样属于徇私,可是我也在“赎罪”,我不知道这样做好不好,但是只要你能开心,快乐,我这个做师傅的就开心,快乐。 

     平安夜又来了,我给你选了两个大苹果,一个给你,一个给阿姨。你亲切说了句:“谢谢” 。红着脸看了我一眼,我心里美滋滋的……

      当过年补课时,我给你一个红包。我大胆说了一句话:“给你的红包,最后一年了。”你不做声,只是默默笑了笑,第二天你也给我一个红包,你不敢叫我,而是你的同桌叫我过来,你伸手递给我红包,还是你的同桌说是给我的,我多么地高兴,你没有生我的气。晚上你发了说说:‘谢谢你给的红包’艾特了我,我此时比任何人都要唐山羊癫疯早期如何治疗幸福。 

      我记得最清楚的是你当着我的面,跟我说的那句话:

      “今天来吗?” 

     “来,在那?”我回答说 

      你说:“等下给你打电话”  

     原来这一天是你生日。我早就知道了,中午我就买了生日礼物,这一天我永远忘不了。当我进入KTV时,我是第二个在里面,这时你要我唱歌:“师傅,唱首歌吗?” 

      这一句话从你的口中出来,也在我心里打转。我乐坏了,你叫我师傅了,于是一首“贵妃醉酒”脱口而出,把你们也惊呆了,鬼哭狼嚎…… 

     高三单招时,又在KTV,你问我“师傅考的好吗?我觉得有必要叫你一声师傅” 

     这句话,我一辈子忘不了,我们师傅经历过的那些事,欢乐而又有趣,奇葩而又神秘。这辈子最开心莫过于有你们这几个徒弟,最快乐莫过于排练节目,最幸福莫过于你们叫我一声“师傅 ”

     现在高中毕业了,我们各自读了大学,这些事你也许还没有忘记,往事不堪回首,我也忘不了那时的欢乐。人生能有几个高中?这一辈子能有几次相遇?人生的经历有不同,遇到的事和人也不一样,但是有一种相同,就是:请珍惜身边的朋友,不要沉迷网络。朋友、同学的感情友谊是比什么都重要的。珍惜友谊,珍惜感情。听到顾客叫理发师“师傅”,是我联想到高中的你。所以现在我最希望的是:“可以再叫我一声师傅吗”?

 

TAG标签:

【审核人:】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ckcot.com  笔下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