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小说《那山・那人・那歌》_市井看台_散文在线_蜀韵文学网

来源:笔下文学网   时间: 2019-07-16

  小说之
  
  《那山·那人·那歌》
  
  一犯邪
  
  狗剩冲出门后,心里边还是在一愣儿一愣儿的。
  
  真不知道当时自己是咋想的,到底是犯了哪门子邪乎劲儿,那股子冲动,好像他娘的八头骡子也拉不回来。
  
  可我狗剩也不是那种容易冲动的人呀!为啥,到底是为啥呢,就没有管住那张破嘴呢!
  
  现在想想,狗剩还真是觉得那个后悔呀,差不多把肠子根儿都他妈悔青了。
  
  你说,这老爷们儿一辈子混个啥儿,图个啥儿,不就是那么点儿芝麻绿豆的小破事嘛!
  
  可是……可是……唉!俺狗剩也不算是个孬种呀,咋就跟个女人…….。
  
  二翻身
  
  说起狗剩,那可是曲河子沟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了。
  
  这两年,改革开放的春风终于也翻山越岭吹进了这个破落的穷山沟了,让这个远处穷山僻壤的山沟沟也渐渐沐浴在了暖人的春风之中了。
  
  狗剩虽然不大爱说话,可脑袋瓜子不笨,这不,赶上了这股子春风,也懂得抓住这机遇,在政策的鼓励和扶持下,利用山中的优势靠养山鼠慢慢的致上了富。
  
  不过美中不足的就是这狗剩自从一头扎到这山鼠堆儿后,就整日和这些个儿山鼠混在了一起。如今,也是三十大几的人了,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干靠儿。
  
  前几年人穷,又不爱说话,虽说是山沟沟里边,可是也没有几个姑娘愿意多往这边瞅上几眼。
  
  这两年吧,趁着春风吹满山沟,靠勤劳致上了富,日子好过了,可狗剩如今的眼里除了他那群叽叽吱吱的一群伙伴外,对来提亲说媒的带来的姑娘们又没有了多大的兴趣!
  
  三初见
  
  这不,天天跟着他操心的二婶儿又从八里沟带来个水灵的姑娘家,好像叫什么土妮,可狗剩这边还是外甥打灯笼�D�D照旧是提不起那个神儿,二婶是好说歹说,连推带让攘终于把狗剩给弄到了家里。
  
  一打进了二婶家的堂屋,这狗剩是根本就切不到正题儿,有一搭没一开封市治疗羊羔疯首选哪家医院搭的应承着,也是三句话不离他的那帮鼠兄鼠弟!让个土妮坐在那里也觉得怪怪的。
  
  二婶在旁边一个劲儿的添油加醋,紧跟着念叨。狗剩呢就是不爱说话,不过呢人是很实在的,土妮呀,你可千万不要往心里去,我家狗剩呢可真是那种过日子的实在人呀!
  
  这不,人家土妮刚有点意思,张了几张嘴,终于对着狗剩说道:“狗剩哥,俺娘也说了,就是图你个实在人,你看你中意俺不!”说完,不知不觉脸蛋儿上早就飞上了红云。
  
  这狗剩也不知道少了那根筋,满脑子净是他的那些山鼠,还是支吾了半天,突然来了股冲动终于蹦出了一句话:“女人家有啥好不好的呀,俺咋看就是觉得还没有俺养的那个母种鼠看着舒服呢!”
  
  土妮当时的脸色就一阵青一阵红又一阵白的了,只说了个“你……”就满脸蛋的泪花花了。
  
  他二婶儿当时那个气呀,把个狗剩的脑袋都快给捣破了。
  
  “你个缺良心的死伢仔儿,你……你……你这是造的的哪门子孽呀,你这满脑子一天到晚净是瞎琢磨些啥呢,啊,要不是你爹娘走得早,临走前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好好的照看你,你……你……你个没良心的东西,是不是要把我这把老骨头给气死呀!”
  
  狗剩只记得当时最后看在眼中的土妮是一脸蛋儿的泪花花儿。自己呢是在二婶快把自己的头捣破的情况下,噌的一下来了股劲儿,从二婶家的门口窜了出去,逃也似的离开了二婶的家。
  
  四心声
  
  回到半山的几间土屋,那是狗剩昔日唯一的家产了,现在可是成了他的山鼠养殖基地了,四间屋子里都是满满的摆放着一排排的山鼠笼子。
  
  刚一进到大屋,狗剩就紧盯住了屋子正中摆放着的那只宽敞的大笼子,他的那只可爱的母种山鼠浑身油亮,正在里面窜来窜去,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看到狗剩进到屋子里来,那个欢腾劲儿甭提了。
  
  狗剩拿过旁边的一个小凳子,坐到了笼子边儿,横看竖看,上看下看,越看越觉得还是他的母种山鼠好看。可是也就是在一刹那之间,自己的心中忽然又闪过了一丝难以言语好难以捕捉的余念:想想自己这么多年了,眨眼就要快“奔四”了,难道真癫痫病的偏方的要愧对自己早走的爹娘了吗!
  
  你小子是不是真的跟这些山鼠混了些年,失去男人的功能了呀,怎么看见山鼠自己那么兴奋,看见外人几句体面的话都说不上几句呀,尤其是一看到女人就打心底里发怵呀。可是咱曲河子这山沟子里的女人那可是个顶个的性子直,啥都是敢说敢言的呀,咱一个老爷们儿……唉,想那么多干什么呀,还是先把自己的山鼠们伺候好再说吧。
  
  土妮的话依然还回响在狗剩的耳边,仿佛就像一根尖尖的长刺,扎的狗剩是浑身的不自在。
  
  只记得“那你说女人到底有啥好的呢,我看你真的还没有我养的那只母种山鼠有韵味儿呢!”一直在脑际飞旋着,狗剩呀狗剩,你小子是不是这几年养山鼠养的净闻着山鼠的尿臊子味儿了,把自己的脑子给熏糊涂了呀,还是脑袋被门缝给挤了,人家好歹一大姑娘家,自己怎么能给人家如此的难堪呢!
  
  狗剩一边瞅着自己的母种山鼠,一边自己还在用指头捣着自己的那颗榆木脑袋。
  
  五进镇
  
  转眼又是深秋了,狗剩又像往年一样,要把晒好的山鼠粪送到镇上的收购站去卖。
  
  这破玩意儿,虽说是臊不拉叽的,却是一种上好的中药材,狗剩担着一担打好包的山鼠粪,天刚蒙蒙亮就出山了。因为到镇上要翻过好几道山沟沟和土岭岭呢,还要趟过好几条河道道,虽说早早的就启程了,那也要差不多近黄昏才能赶到镇上,就这中途也不能歇息,紧赶路程呢!
  
  像往常一样,出门前狗剩把钥匙留给二婶,让二婶这两天帮着给山鼠添饲料,因为自己要到第二天的半夜才能赶回来呢!
  
  六惊诧
  
  狗剩这趟跑的可是紧走慢赶,一路上风尘仆仆,终于在第二天的子夜时分赶了回来,走在山下却看到半山腰上,那几间土屋的油灯忽明忽暗,依然照的半山要还是那么亮,就知道二婶呀肯定还在张罗着给山鼠喂食呢!
  
  每次呀自己给二婶交代的仔仔细细,可是二婶经常是忘三忘四的,其实傍晚加上饲料后就不用管它们了,可是二婶每次还是半夜要跑一趟。
  
  狗剩风风火火上到山来,推开大屋门一看,一个人影却正在自己的母种山鼠癫痫病能否医好那里,和母种山鼠逗着玩呢,从背影看咋看也不像二婶呀!
  
  听到背后推门声,那人惊得一转身。
  
  狗剩不禁愣住了,你道是谁,转过身的那个人影正是前两天被狗剩数落的土妮。
  
  “这……这……这怎么会是她呢!”狗剩心里正在纳闷,土妮却发话了:“狗剩哥,你回来了。”
  
  “嗯,我……我……回来了。”你瞧,这狗剩又结巴上了。“你怎么深更半夜的在这里呀?”
  
  “噢,二婶病了,你又去镇上了,二婶只好托人让我帮着照看你这些山鼠,这些山鼠真的很可爱,我也很喜欢他们呢!”
  
  “啊,二婶病了呀,那……那……严重吗!”
  
  “没事了,山里边,风凉,可能昨晚半夜回去的时候吹着了,发起了高烧,请大夫看过了,吃了药,打了针,现在好些了。”
  
  原来狗剩一早进镇了,晚上二婶又来给山鼠加饲料,深秋的夜晚山里寒气重,回到家就觉着浑身不对劲,赶紧村里的卫生室。并托人第二天一大早把土妮叫了来帮忙。
  
  七相悦
  
  屋子里,狗剩和土妮两个人面对面站着,狗剩显得有点局促不安。
  
  “那天,我……我那么对你,你却还……还来帮忙。”狗剩吱吱唔唔,脸上都泛上了一层红晕,幸亏是半夜看不出来。
  
  “狗剩哥,你不要说了,我知道你也不是有心的,我们都是山里的娃儿,我娘也说了,你从小都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好小伙儿,加上我在你这里喂了一天的山鼠,这些小家伙确实十分惹人喜爱呢,更别说你养了这么些年了。”土妮好像自那天后根本就没有往心里去。
  
  “可是……可是……,哎呀,怎么说呢,那天我真的不知道犯什么邪了,我……我……我实在对你不住。”狗剩终于道出了自己的心声,“其实,这么些年,我都是一个人熬过来的,要不是赶上改革开放的好政策,还是一开山种地的山里汉,党带领我们致了富,我就一心想把这些山鼠养好,待好,不想辜负了党对于我们的恩情,所以想的、看的,满脑子都是这些可爱的小家伙,那天真的是对不住了!”
  
  “我知道呀,那不河北治疗癫痫哪家病院好是你的本意,我也理解你的心情,二婶和我娘已经说了好多了,其实,我也就是当初一时气不过才那样的,过后就想通了,根本就没有再埋怨你了。还是哪句话,就是图你个人实在,你看你到底中意俺不!”土妮这个山里妹儿,可真是敢说敢做,马上就表露了自己的心迹。
  
  狗剩更显得局促不安了,自己那样对人家,没想到人家比自己开朗的多了,根本就没有往心里去。
  
  “我……我……我……其实……”狗剩一下子更紧张了,“我其实……其实……,你想啊,我一个‘奔四’的人了,你……你……”。
  
  “狗剩哥,山里人就是实在,你怎么今天一直吞吞吐吐的呢,要是嫌你这个那个,我也不会同意我娘当初的话呀!”
  
  “我……我……”狗剩突然一梗脖:“我当然中意了,只是怕委屈了你呀。”
  
  屋子里,两个人影渐渐靠近了,就在那里默默站着,那盏昏黄的油灯却越发显得明亮了。
  
  八尾音
  
  狗剩终于放下了心头的包袱,这不现在说话也麻溜儿了,小日子过的那也是有滋有味儿了。
  
  在又一个深秋的早上,土妮帮他整理好背袋,狗剩又踏上了去镇上的路。
  
  行走在曲曲弯弯的山道上,狗剩不知不觉又来了一股子冲动,想起了他们山沟的歌,想起了改革开放的春风,想起了心中的土妮小妹儿,不知不觉就扯开了嗓子吼了起来。
  
  “曲河子沟的山路弯弯长长,俺把俺的妹妹那个来想哟嗬,曲河子沟的山泉蜜蜜甜甜,俺把俺的妹妹那个记心间哟。曲河子沟的山路拐了一十八道弯,妹妹就等哥哥把你的手儿牵,牵回俺的大屋和大田,双手托着呢半边的天,山泉水呀甜的我们醉翻了天,哟嗬嗬……”
  
  悠扬粗犷的歌声久久回荡在深处的大山!

【责任编辑:雨祺】

TAG标签:

【审核人:】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ckcot.com  笔下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