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本来你是这样一种人

来源:笔下文学网   时间: 2019-04-17

  (一)

  是啊,阿香,她的真名叫做李玉香,正好23岁,至今还没有结婚,可以说是一个老姑娘了。她来到县城里打工已经有三年多的时间了。都一直在“方圆宾馆”当总台服务员。说她漂亮嘛,那就不用讲了,就是单单她对你的那么一点点的甜蜜的抚尔一笑,就够你留下了许多难以忘怀的感受和美好的印象,同时,连续做了三年总台服务员的她,从来就没有老板不满意的事情出现过,更不用说要找个理由来调换她的意思了,由此就可以说,她对工作是非常的认真负责和热情服务周到,深得宾馆老板和同仁们以及那些老顾客的赏识好评。

  如今,却有那么一件人生的大事传得那么的神奇。

  据说阿香已经在上个月订了婚,她的新婚爱人就是承包“方圆宾馆”老板的大儿子,他的名字叫“阿来”,真名叫许运来。是一个堂堂的大学生,二十七、八岁,毕业出来工作了几年的时间,曾经跟几人谈了恋爱,不到三个月,就吹掉了。现在就在县府机关事务局当了那么一个副局长呢。他们两的认识就是在去年开春的那一次“青年联欢晚会”上才相互认识的,就这样他们一见忠诚,很快就坠入了人生的爱河当中,经常往来,阿来一下班就首先来到阿香的宾馆里来和她谈心。就这样两个青年人就陷入了“爱的泥潭”之中。

  为了自己儿子的“好事情”,阿来的父亲许福祥老板也不得不放弃对阿香的那一份奢望之念头。因为,在儿子没有认识阿香之前,许老板早已经很是看中阿香的为人和她的美貌,正是十多天之前,因为阿来的母亲就是刚刚在回老家的一次途中,出了那么一次非常严重的“车祸”而丧生了。老头子原想和阿香培养和建立一些感情,不料,儿子却先挂上了“号”,令老头子不得不忍痛割爱。只好同意儿子和阿香建立恋爱关系,然后又不得不答应儿子的婚事——给他们订办了几桌很是丰盛的酒席,癫痫治疗比较权威医院表示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确立。

  “阿香,我们的婚期就决定在元旦吧,你看怎行吗?”阿来对阿香说道。

  “你,你急什么呀!我们的事情还没有告诉我的父母亲呐。不知道他们的意见如何呢。”阿香老实地说道,“如果我的父母亲不同意的话,我也得……”就是在他们定婚的时候,她的父母亲没有得来参加,她很是遗憾。

  “也得怎么嘛?哎呀。”

  “我也得认真重新考虑才行。”她望着阿来说。

  “……”阿来张大嘴巴,很难为情地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的确,离元旦的时间也是仅有那么十多天的时间了,原来他们俩已经基本商定了这个时间的意思。现在她又有这么一个问题,真的使人很着急那……

  (二)

  第二天下午,阿香接到了一个电话,她就没有什么话可说的,就请了一个假,匆匆忙忙地赶到了县医院去,一走进了病房,就立即看见了她的母亲头包着那渗血的纱布,面黄疲惫地躺在病床上,父亲很是沮丧地坐在病床旁边。

  “爸,这到底是怎么的啦?”

  “不就是因为坐在那一部小四轮客车挨的。昨天我们一接到说你有大事要商量,今天一大早我们就出门来了,真的想不到这个客车就出事了,刚出到一半的路程,车子在让车的时候被挤摔到了公路沟边去,幸好不很严重,你妈的额头上被撞破了一大口,逢了几针,还在流血呐,我就没有什么大碍,擦破了一点点皮肤,还没有伤到筋骨的呢。”

  “来到医院就好了,没有什么重大事情就行啦。”阿香便安慰父母亲,“是呀,到底是谁把你们送到医院来的呢?”

  “啊,就是在城里搞修理的阿明开车路过的时候,看见我们就赶紧送到了医院来的。”阿香的父亲还说道,“当时,受伤的司机拦了几部车子,他们都聊城癫痫病小发作治疗没有停下来,这时,有一部小车停了下来,司机就问能不能先送人到医院去,你妈那时候已经昏迷了。坐在小车一旁的一位年轻人就对自己的司机说:“快走吧。我们没有时间了,赶紧去接上级领导不能够耽误,加上车子上面又坐了几个人。”对不起了你们就等下一部吧,这样就‘呼’地开走了。也真是的,这条路上车子本身很少,要不是阿明,你妈的伤就很是严重的,现在的人啊!真是难以说清楚了,黄牛过河呐。”老人在默默地叹气道。

  “是阿明送来的!”阿香的心理在暗暗地说道。

  阿明,就是和她一起同一个村庄的人,当过几年的兵。和阿香是镇子里初中时候的同班同学,刚上高中第一个学期的时候,由于他的家境贫困,阿明就报名去应征入伍了。他们之间两小无差,曾经有过那么一段美好和值得回忆的事情呢。阿香在还没有念完高中的时候,得了一场大病,失去了参加高考的机会,本来想第二年复习,但是家境困难,母亲又多病,弟弟又小,她就放弃了机会,一个人到县城里来打工了。就是因为她听说阿明的家里为他说媒了一个女孩,就把此事搁放下来的。阿明是前年冬季的时候复员的,回到家里,没有安排工作,他就把自己的部队里所学到的修理技术应用起来,自己筹资合伙在县城的东边开办了一个汽车修理厂,既当上老板也作为修理工,真的忙得不可开交。一个在城南一个在城东。这两年来他们各忙各的事情,根本没有见过面。阿香曾经向同村的人打听过阿明的情况,都不知道。后来,阿来进水楼台先得月,就追上了阿香。就这样,阿香也只好就跟上了阿来好上了,不得不确立了关系。

  就在这个时候,说曹操曹操就到,阿明就匆匆地走进了病房来,手里还提着一大袋的果子。阿香很不好意思地接过了果子就对着阿明说道;

  “阿明,我,真的谢谢你了,真的。”

  “看你说的,这种事情谁见了谁能够不帮助的吗长春癫痫医院网。何况我们又是同村人,那就更不用说的事情。阿明很认真地说道。

  (三)

  天色,已经渐渐暗黑起来了。

  “阿香,你叫我们来商量大事,是不是你的婚事妮?她的父亲见到病房里没有其他人的时候,就小声地问着女儿阿香。”如果不是的话,那还有什么事情这么焦急地叫我们来的呀。

  “不是这个,那还有哪个事情比这个还大的嘛。”

  “那,他,是谁呀?是干什么事情的?”阿香妈躺在床上面也在急切地问道,“怎么不见他来的呢?啊,前两年不是有人说你跟阿明有那么一点意思的?现在怎么拉?”

  “妈,你就别说啦。是人家阿明说,现在还没有找到工作,就暂时不考虑这种事情先。同时,他家里不是为他说了一门亲事了吗。”阿香接过了母亲的话语,“啊,现在已经是下班的时间了,他肯定会来看望你们两老的,到时候,你们不就认识他了吗。到时候,我会听取你们的意见的。”

  他们的话刚落音,“蹬蹬……”的脚步声,病房门口就这样走进来了阿来。

  这时,阿香就附在父亲的耳朵旁小声地说道:就是他,你们看看再说吧。

  “啊,原来就是你的呀?”阿香的父亲望着阿来的样子,有点不大相信的自己的眼睛,反复地糅了糅自己的眼睛很是惊讶地说道。

  阿来此时也是感到很不自在,顿时感到自己的身上好象有什么东西在钉住似的,很不好意思地把手中的东西交给了阿香,阿香就指了指桌面上,示意把它放在桌子上就行了。阿来放下东西然后就站在一旁,低着头望着地板。

  “怎么啦,爸,你们早就认识了?”

  “何止认识哪,你就自己先去问问他就是了。”阿香的父亲喘着大气说:“一个不愿救死扶伤的人,就这样能够当我湖北癫痫专家医院的女婿?啊,我还听说你还是一个国家领导干部,真是呀?”

  “哎呀,我,我,本来是想……当时确实是有一件很重要的公事要办的,所以就没有办法了……希望你们原谅就是……”阿来在极力地解释和道歉着,但是还谁能够听得下呢,第一印象已经深深地刻印在他们的脑海里了。

  “啊,是不是车子满人了,我们……对不起了你们就等下一部吧。”阿香的父亲就接过了阿来的话头说,“难道阿明的车子就不满人吗?阿明就是先叫大家下车一起等待,先把受伤的人送到县医院里来再返回去接人的。那两个比较严重的伤者如果不及时送医院的话,就有生命危险啊!你妈的伤也是一样的。真的想不到你,你……”当过几年村文书的阿香的父亲拉着腔门大声地说道。

  “我就看呀,你和我女儿阿香的事情,我看就……”

  “爸,你好好休息,别那么大火气。”阿香立即打断爸爸的话。拿眼精瞪着阿来:“就是你啊?”然后就对父亲说,“有什么话过后再好好说吧。”说着,就用手拉了拉站在自己身旁的阿来的衣角,小声地说“你,还不快走,我们先到外面去说说。”

  来出病房,阿香劈头盖脸就问道:“我父亲所说的事情是真的吗?”

  “这,难道是假的吗?可是,你知道,我的工作当时是不能浪费一点时间的,是去接一位来县里考核组的地区领导……”阿来说道,“哎呀呀,我,怎么知道他们就是我的岳父母的嘛,那时你叫我不回去看一看,要是能够看到了,那还会有今天的事情吗?如果……我就……”

  “啊,原来你就是这样一种人……这样吧,你先回你家去想一想自己所做的事情……”阿香什么也不说了,迈开步子头也不回地走进了病房里去。

  此时的阿来,痴痴地望着阿香的背影……陷入了沉思……这是为什么呀?!!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ckcot.com  笔下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