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超短感恩小故事带插画

来源:笔下文学网   时间: 2019-02-14

  感恩由心而生,用心而做。有一颗感恩的心,多一份温暖的情。

 

  种花的邮差

  有个小村庄里有位中年邮差,他从刚满二十岁起便开始每天往返五十公里的路程,日复一日将忧欢悲喜的故事,送到居民的家中。就这样二十年一晃而过,人事物几番变迁,唯独从邮局到村庄的这条道路,从过去到现在,始终没有一枝半叶,触目所及,唯有飞扬的尘土罢了。

  「这样荒凉的路还要走多久呢?」

  他一想到必须在这无花无树充满尘土的路上,踩著脚踏车度过他的人生时,心中总是有些遗憾。

  有一天当他送完信,心事重重准备回去时,刚好经过了一家花店。「对了,就是这个!」他走进花店,买了一把野花的种籽,并且从第二天开始,带著这些种籽撒在往来的路上。就这样,经过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他始终持续散播著野花种籽。

  没多久,那条已经来回走了二十年的荒凉道路,竟开起了许多红、黄各色的小花;夏天开夏天的花,秋天开秋天的花,四季盛开,永不停歇。

  种籽和花香对村庄里的人来说,比邮差一辈子送达的任何一封邮件,更令他们患上了癫痫病,什么样的方法能治疗这种病呢?开心。

  在不是充满尘土而是充满花瓣的道路上吹著口哨,踩著脚踏车的邮差,不再是孤独的邮差,也不再是愁苦的邮差了。

  种花的邮差

  人生如白驹过隙,

  时光飞逝,

  何妨留下善行,

  提供后人乘凉?

  一朵玫瑰花

  有位绅士在花店门口停了车,他打算向花店订一束花,请他们送去给远在故乡的母亲。

  绅士正要走进店门时,发现有个小女孩坐在路上哭,绅士走到小女孩面前问她说:

  「孩子,为什么坐在这里哭?」

  「我想买一朵玫瑰花送给妈妈,可是我的钱不够。」孩子说。绅士听了感到心疼。

  「这样啊……」于是绅士牵著小女孩的手走进花店,先订了要送给母亲的花束,然后给小女孩买了一朵玫瑰花。走出花店时绅士向小女孩提议,要开车送她回家。

  「真的要送我回家吗?」

  「当然啊!」

  「那你送我去妈妈那里好了。可是叔叔,我妈妈住的地方,离这里很远。」

  「早知道就不载你了。治疗癫痫病儿童医院」绅士开玩笑地说。

  绅士照小女孩说的一直开了过去,没想到走出市区大马路之后,随著蜿蜒山路前行,竟然来到了墓园。小女孩把花放在一座新坟旁边,她为了给一个月前刚过世的母亲,献上一朵玫瑰花,而走了一大段远路。绅士将小女孩送回家中,然后再度折返花店。他取消了要寄给母亲的花束,而改买了一大束鲜花,直奔离这里有五小时车程的母亲家中,他要亲自将花献给妈妈。

  一朵玫瑰花

  为逝者举行盛大丧礼,

  不如在他在世时,

  善尽孝心。

  没有上锁的门

  乡下小村庄的偏僻小屋里住著一对母女,母亲深怕遭窃总是一到晚上便在门把上连锁三道锁;女儿则厌恶了像风景画般枯燥而一成不变的乡村生活,她向往都市,想去看看自己透过收音机所想象的那个华丽世界。某天清晨,女儿为了追求那虚幻的梦离开了母亲身边。她趁母亲睡觉时偷偷离家出走了。

  「妈,你就当作没我这个女儿吧。」可惜这世界不如她想象的美丽动人,她在不知不觉中,走向堕落之途,深陷无法自拔的泥泞中,这时她才领悟到自己的过错。

  「妈!」经过十年后,已经长大成人的女儿拖著受伤的心与狼狈的身躯,回到了故专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乡。

  她回到家时已是深夜,微弱的灯光透过门缝渗透出来。她轻轻敲了敲门,却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女儿扭开门时把她吓了一跳。「好奇怪,母亲之前从来不曾忘记把门锁上的。」母亲瘦弱的身躯蜷曲在冰冷的地板,以令人心疼的模样睡著了。

  「妈……妈……」听到女儿的哭泣声,母亲睁开了眼睛,一语不发地搂住女儿疲惫的肩膀。在母亲怀里哭了很久之后,女儿突然好奇问道:「妈,今天你怎么没有锁门,有人闯进来怎么办?」

  母亲回答说:「不只是今天而已,我怕你晚上突然回来进不了家门,所以十年来门从没锁过。」

  母亲十年如一日,等待著女儿回来,女儿房间里的摆设一如当年。这天晚上,母女回复到十年前的样子,紧紧锁上房门睡著了。

  没有上锁的门

  家人的爱是希望的摇篮,

  感谢家的温暖,

  给予不断成长的动力。

  便当里的头发

  在那个贫困的年代里,很多同学往往连带个象样的便当到学校上课的能力都没有,我邻座的同学就是如此。他的饭菜永远是黑黑的豆豉,我的便当却经常装著火腿和荷包蛋,两者有著天渊之别。

  而癫痫病到底可以治疗吗且这个同学,每次都会先从便当里捡出头发之后,再若无其事地吃他的便当。这个令人浑身不舒服的发现一直持续著。

  「可见他妈妈有多邋遢,竟然每天饭里都有头发。」同学们私底下议论著。为了顾及同学自尊,又不能表现出来,总觉得好肮脏,因此对这同学的印象,也开始大打折扣。有一天学校放学之后,那同学叫住了我:「如果没什么事就去我家玩吧。」虽然心中不太愿意,不过自从同班以来,他第一次开口邀请我到家里玩,所以我不好意思拒绝他。

  随朋友来到了位于汉城最陡峭地形的某个贫民村。

  「妈,我带朋友来了。」听到同学兴奋的声音之后,房门打开了。他年迈的母亲出现在门口。

  「我儿子的朋友来啦,让我看看。」但是走出房门的同学母亲,只是用手摸著房门外的梁柱。原来她是双眼失明的盲人。

  我感觉到一阵鼻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同学的便当菜虽然每天如常都是豆豉,却是眼睛看不到的母亲,小心翼翼帮他装的便当,那不只是一顿午餐,更是母亲满满的爱心,甚至连掺杂在里面的头发,也一样是母亲的爱。

  便当里的头发

  先入为主的观念,

  往往影响人一生的格局,

  多观察、多探讨,

  会有更多意外的发现。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ckcot.com  笔下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